早川冶

我从深海来。

空想水母

我们所说的少女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形态存活在这世间的呢?

我的手抚摸着冰凉的玻璃,注视着世界犹如百万年前那片以混沌著名的海,有混杂着各种细胞的原液因为太阳的照射而呈现出深蓝的色泽,无数的少女和飘荡在其中的水母一样有着冰凉且纤长的肢体,因为她们捕食各种各样的食物,她们的身体也有了各种各样的色彩。

原本少女是没有颜色的,就算把她们举到阳光下,也只会在过于灼人的光芒下,化作一汪温和的汁液。所以我们观察少女的时机,是在天空也化作纯净深蓝色的周五傍晚,她们白皙并且略微透明的肌肤暴露在夕阳黏腻的蜜色光芒的那一刻,就如同托起漂浮在浅海上呼吸着的水母。

这些热闹的成团的水母就像是从深海里结伴来寻找欢乐般,贴...

过去的教师

  我终于有时间坐在电脑前慢慢地对着Word文档开始诉说一些故事。故事的产生来源于真实的回忆与过去,起因是很久没有见面的小学同学组建起了微信群。虽然我们这一届的学生作为我们那个市第一批六年制的学生,我们多出一年闲暇的时间在那个绕一圈大约不足400米的小学里玩耍,但回过头来想也是最无忧无虑的时间。现在的自己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反倒是觉得在一个非故乡的地方呆上六年的时间是十分不可理喻事情了。大学四年,我思来想去,刨去最后一年与保研、考研、校招、毕业设计混战,剩下的三年都基本上回到家乡都会有高中的同学聚会,作为小学、初中都是班长的我,本来应该承担起号召大家聚会的重任,但是每当想起要办聚会脸上总会冒出

@搪瓷脑浆 
哇感谢浆浆,感觉收到了从月亮上的零食山送来的宝藏! 爱你!✨

roll到浆浆,强制送手作滴胶这种哈哈。🌝

蛋糕好好吃!冶冶生日快乐❤️!

熟人互fo的热度抽一个滴胶订制(见图二),明天用随机数抽~! ​​​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