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FO点文】【露普】人、人鱼-01

  100FO点文还有人记得吗?转眼150FO也过了9个,暗搓搓地开始想是不是要准备150FO点文。

  100FO有两位太太点文,先写露普来换换口味【捋袖子。

   @zanekiie  太太点的露普的小美人鱼paro,我终于开始动手了。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但是我会努力的写下去的。写了好多赤黑又可以开始写露普了真好。雪兔大法好!!

  不过:d啊啊啊啊啊啊啊Stubborn也要写我会反省的总之写得挺开心的请让我摸摸鱼【喂。

  

 

↓ 来,往下滑。

  

  

   

  在吻着塔夫力达的碧波河,

  借着曙光,我看见了海仙。

  我隐在树丛中,连气也不敢喘。

  他洁白的胸脯,如同天鹅一样。

  漂浮在明镜的海面上,

  水沫顺着他的发丝直淌。①

 

  「我的孩子,你应该早一点选择一位公主成为你的新娘。」

  伊万望向自己的父亲,这座城的国王,彼得。是的,通常情况下,王子应该是在与某位国家的公主订下婚约,再继承王位。可是他对此并不是很感兴趣。

  他的手从怀中的金色竖琴上缓缓放下,琴弦轻微地震响。然而,想逃的事情往往总会有个期限让人不能不去面对。王室的舞会办起来也不过是觥筹交错,流光溢彩再配合上听过太多次的乐曲,伊万恨不得把衬衫上的领结扯下来,将丁零当啷的勋章都全部砸碎,他的紫色眼眸在光线的扭转下阴晴不定,但贵妇们并不这样认为,是的,他那么年轻,高大,魁梧,奶金色的头发柔和地贴在头部,双眸如同宝石,同时这个国家最终将归属于他掌控,与此同时他的僵硬的动作被当做是生涩的害羞,谁又不想做他的启蒙者,即使所有人都了解,王子终将迎娶一位异国的公主,来稳固国家的统治,但谁又能抵抗拥有他的心的幻想。有着轻飘飘的绒毛的扇子在她们交谈的过程中遮挡住她们开合的嘴唇,扇骨上有精细的镂空图案使得让人长时间的注视下产生眩晕的错觉。

  「呀……讨厌,盯着这边看什么的」「你别躲着呀、我去和别人跳舞咯——」伊万作出司空见惯的标准礼仪,随意地与几位女性跳了几支舞,交换舞伴的过程中,用眼神示意身旁的臣下,自己则偷偷溜出了大厅。

  是的,年轻的伊万从来就不是个拥有安静细胞的家伙,表面上看起来他很稳重,永远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语速也不快,是个亲和的王子,但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所有人的焦点永远都在自己头上那顶马上就要戴上的皇冠,几乎没有人不是摆出近乎卑微的姿态。他的父亲,现在的皇帝彼得对捧着小说的伊万提出的朋友这一词的发问,给出的定义是,要想产生友谊必须要在同等的地位下,思想能够相通,才能成为朋友。彼得大手一挥,毕竟眼前的儿子是自己唯一的继承人,需要了解的事还有太多太多,必须要学习的更是不计其数。

  至于朋友那种东西,该有的时候,自然是不会缺少。

  缺发必要的与同龄人之间的交流,伊万躲在柱子后,冷眼看着佣人家的孩子凑在一起学着如何吹奏廉价的芦笛。和那些由老师教授的乐器相比,音质甚至有些粗糙,气息也不是特别平稳,但孩子的笑容显得那样的温暖,就像伊万最喜欢的向日葵一样。

  是的,伊万没有朋友,他还记得在某个角落里遇见了一只挺可爱的小仓鼠,他想养着它,好奇地想仔细瞧瞧,却被仓鼠抓伤了手掌。

  ——大概没有比这个更悲催的吧。

 

  伊万很喜欢城堡后的沙滩,长长的海岸线延伸向无尽的天边,耀眼的日光让他发热发烫,白色的浪花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礁石,从视线的终点一层层涌动而来。是的,他的老师确实讲过倘若不是必要的话,最好不要靠近周边的海域。根据过去的记录,海中存在着一种美丽且又令人绝望的生物,人鱼。他们天生拥有一副好嗓音,神似乎对这种生物格外恩赐,赋予他们相对于人类来说是无限的寿命,悲哀的是,他们的歌声是塞壬的诅咒,会让人精神错乱,以至于不能正常思考,导致了太多的灾难。

  伊万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遇见一只人鱼。原本他只是想看看附近的礁石下,是不是又从海里冲上来一些完整又好看的贝壳,结果却看见了人鱼。他的双眼紧闭着,在床上睡着似的倒在水里,阳光从岩石的缝隙中渗透下,  形成点点光斑,打在少年白的不太自然的皮肤上,下身不是双腿,而是和鱼类一样的尾巴,光泽的银色鳞片规则地覆盖在上面。真美,伊万在心里不禁这样感慨,这样精致的人他想只有圣母玛利亚能与之媲美,他想走上前,细细地端详他那长长的银色的睫毛,与相同颜色的长长的发丝遮住了的乳头的位置。

  人鱼笼罩在那光亮的色彩间,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不知道他的眼睛究竟是什么样的颜色呢,不过看起来整个人和因为浪花击打泛起的泡沫颜色相近,让伊万猜测是和海洋般的色彩。此时的海水,赤着脚走在里面并不会产生太多的寒意,水花溅起,发出细小的声响,人鱼警觉地睁开眼睛。

  紫红色。接踵而来的是少年高亢的歌声,就算伊万想要表达自己并不是要伤害他,却受歌声的影响而动弹不得。

  人鱼在唱歌,歌声像是要跨越碧蓝的海洋,包裹住身体,从毛孔直到心脏,全身都被包容在温暖且浓稠的液体里。他边唱边游,伊万想往前追,又被歌声引导着远离了海水,就在看人稍微模糊的距离,少年露出张扬的微笑。

  那笑容是恩赐冰雪之国的阳光,是丝绒上最璀璨的宝石,让伊万一直念念不忘。

 

  基尔伯特从不认为自己会爱上一个人类。准确来说,作为一条人鱼,他甚至奉行的是单身主义,他用几乎厌恶的方式看着在热恋中无法自拔的男男女女,在海里交缠着身体。好好的海偏偏弄得乌烟瘴气,即使有很多人鱼围在他身边转,他一直认为没有人能掌控他自己,他可是这片海洋之王的哥哥,他以他的弟弟路易维希为荣,是的,没有人能有和路易维希一样拥有好看的金色的头发,好看的蓝色眼睛,总之他已经记不得在这样漫长的时光里多少次打量自己的弟弟了,直到他弟弟最近和一个叫费里西安诺的人鱼搅合在一起,基尔伯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孤独寂寞空虚冷。

  毕竟是和自己生活在一起那么久的亲人,突然一下长大了还真是让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所以他选择在大中午时间跑到海面上玩耍。他还记得,在他小时候,他的老爹带领着族人们在这片海域的礁石上唱着歌曲,空气中涌动着人鱼的歌声,连海洋都在为他们助兴。可是瞧瞧现在的人鱼,个个都远离海面,就知道生活在熟悉的宫殿里,怎样最为直接地承受来自于世界的恩惠呢?

  是的!上升!

  他的尾巴强壮有力,带着他一路来到氧气充足的外界,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久违的干爽的空气,天呐,他真是爱死了这种感觉,哪怕回家被威斯特说一顿也满足了。但转念一想,对方也说不定不太在意自己做了什么,按时回去大概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他就那样任由海浪拍打,直到冲到了岸边。

咚。

  基尔伯特原本只是想借力浮在海面上,结果好死不死地撞上了礁石上,晕了过去。

 

  ①改自普希金的《海仙》

 

评论(2)
热度(23)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