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川冶

我从深海来。

【100FO点文】【露普】人、人鱼-02

  疼痛感刺激着太阳穴隐隐作痛,在躺在水中的时间里,基尔伯特想象自己就是海面上悬浮着的浮游生物,意识与之自己像是很遥远的泡沫,他藏在礁石与礁石构建而成的阴影区里面,被笼罩在黑色空间里,只有从缝隙间漏下点点太阳的光斑,与晚上细碎的星光相比更是有着温暖的温度,但耳边突然响起的水声打破了基尔伯特准备安静享受的休憩时光。

  人鱼的感官十分敏锐,他的第一反应是远离海边,和这个不知名的人类少年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所以他开始唱歌,虽然只是为了定住少年靠近的趋势。

  他想他并不讨厌人类,明明他们有些愚蠢又自以为是,绝大多数的航行者躲在那样子奇怪,由木头组成的盒子,哦是叫船,的那种东西在海的表面来来回回,就误以为自己征服了海洋,与此同时,他们还会穿着繁复花纹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被紧紧束缚住一样,但他们的音乐是为人鱼所认可的,有时,如果有大船经过,人鱼们会成群结队跟着船游动,能够更好的聆听音乐,他们甚至会偷偷跑到礁石上,拍打着自己的尾巴应和着节拍。

  其他方面嘛,眼前这小子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就和海底里的伙食很好的水母一样,手感大概也是软软的,不能不说紫色的眼睛让那家伙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让基尔伯特这个天生的正太控,不禁联想到自家的弟弟小时候可爱的样子,不,他绝对不是寂寞,毕竟他一个人也很开心。想到这里,他似乎有些厌倦了这片已经待了太久的海域,他的歌声一直都没有停歇,引导着伊万远离海岸。当他认为距离足够远到他可以找另外一个地方去好好地享受一下日光的时候。

  「可以——可以做朋友吗——人鱼先生」少年的身影化作一个不大不小的白色团子,手做出喇叭的形状,声音也是稚气十足,奇怪的是他清楚地看见了少年脸上的红晕。

基尔伯特像是受到了感召般,用手指向蓝得令人心醉的天空,用高亢的声音回复。

  「人类和人鱼是不能成为朋友的,但明天如果是晴天的话,我还会来到海面。」他银色的尾巴击打出水花后,他就消失在了沉浮的浪尖。

  基尔伯特很兴奋,从小到大自己的朋友似乎都不太能使自己满意,比如说滥交成性的弗朗西斯,还有傻傻的安东尼奥。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一个刚见面的人类小孩子都想和本大爷做朋友,这可是跨越物种的魅力,keseeeee——」

  住在海藻丛深处的大巫师,亚瑟,并没有几条人鱼见过他,他多半被传成是和美杜莎一样的形态,瞪谁谁石化这种。可亚瑟本人真是条美丽的人鱼,他有着金黄的短发,还有和那罕见的绿宝石一样的双眸,虽然品位丝毫不敢恭维(弗朗西斯语),但确实是一位杰出的天才。好吧,在醉酒情况下,一切都是免谈的。

  「什么?你说你遇见了一个人类小鬼?嗝——」

  两个醉醺醺的人鱼,最爱的饮料不是从深渊里取来的珍贵的泉水,而是人类遗失在海上的啤酒,他们享受那种感觉,就算是晕乎乎的连话也无法好好说清楚。

  「是的,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迷倒一两个人类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基尔伯特拽着亚瑟的胳膊用力地挥来挥去,尾巴更是扭成不太自然的弧度。

  「欸,你这条醉鱼,呃……难不成要和人类那种低级生物做朋友?」亚瑟的脸庞红扑扑的,眼神里盈满了水汽。「话说回来,说鸟什么的也不过就只见过海鸥吧,那东西又蠢又笨哪里帅了——」

  「真是的,你都不能好好理解我的想法。」

  亚瑟和基尔伯特是全海底酒品最差的两个人,更加麻烦的是,喝醉酒的基尔伯特会开始唱着意味不明的人鱼的歌,天呐,在那声音响起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还挺好听的,可时间一长,就有些小鱼虾受不了了,开始到处乱窜,因而也就被虎视眈眈的猎食者们吞食了去。而此时,路德维希听闻消息,匆匆赶到海藻丛旁,领出自家浑身酒精味的兄长拽着他回到了宫殿。基尔伯特原本有机会是真正的海底之王,路德维希头顶上的王冠原本应该加冕给他的哥哥。但是,在面对老爹的要求,基尔伯特抚摸着路德维希金色的小尾巴,眯眼笑了笑。

  「还是给威斯特吧,我不适合受过多的限制的生活」

  真希望哥哥能够早点找到自己的归宿。在把他哥哥放进贝壳床上安顿好之后,他这样思忖着。

  这绝对是无妄之灾。

  『是谁在抚摸着我的手臂?』他想睁开眼睛,却感到双眼被黑色的布所遮住。想摘除它,手腕却被沉重的手铐牢牢锁住。游走在肩膀的手指,交缠着他长长的头发。

  「威斯特,你他妈的要是当我是你哥哥就别瞎搞着一出」基尔伯特愤怒地喊出声,下一瞬间束缚解除,他手上的压力消失,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揍上眼前的弟弟,当然他会很好地控制住力道。

  竖着背头的人鱼之王,对着自己的兄长低下头。「我还以为哥哥会喜欢的……」

  「本大爷到底是有多缺发泄啊,这种事还没到麻烦你的地步吧,威斯特——如果你要是担心我会威胁到你在海洋里的地位的话,真的是多虑了」

  「哥哥才是想太多的那个人吧,已经有好几个大臣怀疑哥哥是不是由于生育问题才不肯继承王位。毕竟哥哥才是海底最有天资的人鱼,并且还是长子,如果我先和其他人鱼结合,这样不是很不合理吗」

  「操,你们就不能好好搞搞你们的政/治,不要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好吗?你要结婚就结你的去!要我说,这海域里就没一条人鱼我看得上眼,都是在温水里过惯了安逸生活的家伙,我的恋人怎么着也得从那遥远的北冰洋里选!」

  基尔伯特的双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热切地宣布自己的想法,是的,他需要独一无二的恋人,能和自己匹配上的才是关键。这想法很不错,基尔伯特对自己十分满意,可他的弟弟不知为何,开始扶着额头,一语不发,一副胃痛的样子。

  自然基尔伯特没有忘记和人类小子的约定,他带着自己最为心爱的风笛再次来到海面,远远地就看见那个孩子还拨弄着海上被海浪卷出遗留在沙滩上的海星,他的手稳稳地捏住口器附近的位置,海星的五个触手向后翻去,显得丑极了。

  海洋的色调真的很好看,笔触细腻又狂傲的画家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地展现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拥有银色长发的青年坐在被冲刷的十分光滑的礁石上,轻轻地拿起黑色的风笛,闭住双眼,聆听着海风的告白,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吹奏起古老的曲调。

  伊万学过很多古典乐曲,却从未听过这样的歌曲,融化了古老的时光,凝望着存在这一名词,在意的不是炫技只是平实地讲述,而人鱼世世代代讲述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或为妖异,或为吉兆。他们也只是享受恩赐的一员而已。

  伊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透明的液体从眼中滴落在海星上,小小的海星颤动着它的触角,很快被伊万用力地扔进了海里,明明知道还会拥有被冲上海滩的可能性,但想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改变些什么。

  下一秒,伊万奔向基尔伯特。

 

评论(22)
热度(2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