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梗来自于 @江川泛舟 ,阿漆我开始写你给的100FO梗了~

这一篇会是短篇尽量每次多写点,最后应该会附上不靠谱的小片段。


#双子PARO##不科学地把青峰君给忽略了,请不要打我##OCC请不要打我,写法很任性#

非原著设定←因为很重要所以强调。因为是完整的一篇所以不会打分章节的东西就叫「滞留地」了。

 

  据说世界上一定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你,但是极少数人能够有幸遇到这样的存在。
  当然赤司征十郎也是这七十亿人中的渺小的一员,可如果要是说从出身来说他是一等一的,可是压力源于四面八方,那种感觉像是沉入很深的海底,没有携带任何设备,任由那冰冷而腥臭的水从外部往喉管,从周遭将自己碾碎。于是,有很多人羡慕自己的出身,尤其是黑色的私家车停在学校门口的时候,目光如针戳在笔直的脊梁骨,如芒在背。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至少让我在学校里自由点吧。」
  他接过司机递上来的书包,走进了帝光的大门。
  
  不愧是新开学的名门初中,帝光。在东京范围内拥有最为优秀的生源,也同样是资金雄厚的机构。他自然是径直走到篮球部的招新处拿了一张表格,看上去像是队长的人坐在桌子后的塑料椅子上冲自己笑笑。赤司征十郎依照一贯的家教,微微鞠了一躬。

  「以后请多多关照了。」

  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拿着手机走路的少年低着头和自己重重地撞了一下,手机落到地面发出咔哒的一声轻响,掉到了赤司征十郎的脚旁,疼痛感虽然不是那么强烈,不知道对方的手机有没有因为这次事故而坏掉,他弯下腰捡了起了浅蓝色的翻盖机交给了一直在说着「真不好意思」的少年。 
  
  「以后走路少玩点手机」

  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斤斤计较这点小细节问题,连说话语气里都带上了笑音,话说发丝和手机的颜色很相似,根本就是为了搭配颜色买的吧。他腹诽着。
  可直到完全看清楚对方的脸,赤司征十郎真的是语塞了。

  世界上极少数人会遇到一模一样的自己,就算是相似却经历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为奇妙的吗?

  他拥有着浅蓝色的头发和眼睛,那种蓝就像身后无云的天空一样透彻的颜色,融化在了这个樱花开放的季节里。相似的身高,相似的发型,眼神柔和,气质则是让人感到舒服的类型。现在的样子像是担心自己一样想确认自己有没有受伤。
  「我叫赤司征十郎,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呢?」
  「啊赤司君,你好,我叫黑子哲也……不对比起这个,你有没有受伤?要去医务室看一下吗?」比起悠闲地自我介绍,他更在意对方有没有事。他遗憾地瞥了一眼在赤司征十郎背后的篮球部招新展板,只想赶快拿一张表就离开这是非之地。
  赤司征十郎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问题,学生会的副会冲自己招手,应该是要做新生代表发言。
  「有缘再见,哲也」

  黑子哲也听到对方竟然能对刚认识的人自然地说出对方名字却完全不尴尬的时候,背后起了鸡皮疙瘩。即使对方所有表现都像是个家教良好的少年,可是——


  有缘再见这话说的真的好有学问。


  黑子哲也看向在主席台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赤司征十郎,虽然声音很好听,语言也很严谨,脸看起来很模糊,可是他怎么会不记得那一头过于张扬的红色头发,和像猫一般的双眼。他竟然还冲自己笑了,黑子哲也真正体会到了世界变得不太好了真正意义,可是身旁的女生们似乎完全会错了意。
  「赤司大人往这边看了!」「啊啊,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是个温柔的人呢~」
  
  ……。
 
  黑子哲也的目标不过是在篮球部里有所斩获然后安心升学。
  他自己预设好的剧本就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事与愿违,顺遂人意还要神这种存在干嘛。

  人品爆发的黑子哲也拿着自己的报到单进到了A班,说实在的,考试这种东西真的是三分努力七分打拼,剩下的90分,浓浓师生情。也许是写得一手清秀的字迹给老师留下了好印象吧,总之考的意外的好。
  走进教室的时候,黑子哲也知道会遇见赤司征十郎,只是问题的症结是为什么御曹司会和自己坐在这种轻小说里男女主人公设定的靠窗前后桌啊。

  这真的是,够了。

  黑子哲也放下书包,果不其然听到了对方类似于调侃的一句。「哦呀,又见面了。哲也。」
  而他没有做出太大反应,对方的话就像消散在空气中一样,一会儿就消散在了空气里。

  虽然是前后桌,他们交流也仅限于遇见打招呼,放学一起走出校门。他步行回家,自然也注意到门口总停了一辆黑色的豪车,也就是接送赤司征十郎上下课的那一辆。
  有钱人家的孩子啊——有的时候思维回路会比较奇怪吧。黑子哲也端着从M记里刚买出来的香草奶昔,满足感瞬间爆炸,思考着略显奇妙的相遇,也就愉快的结束了开学的第一天。

  总之,A班上有三个人隶属于帝光中学的一军,赤司征十郎、绿间真太郎、以及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投篮也没进体力也差的可怕,还被监督漏报了名字。但赤司征十郎抱着肩站在一旁看着他做完了测试,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哲也的话,一定没问题」
  喂,能不能不要有这么奇怪的自信啊!
  这是黑子哲也心中的哀嚎,是的就算自己的实力不足被分到三军,这事会令他很难过,可是说不定忍忍多加强锻炼就能进入一军了呢。
  好吧,这话有点像自我安慰,不过也不是毫无道理,请当做一个初中男生的坚持吧。
  结果依然是黑子哲也作为幻之第六人加入了队伍,同那几个发色不太正常的同龄人一起。

  练习的过程很辛苦,黑子哲也就算要跟随上所有人的脚步都要花上大把的气力,更何况是他的主要任务就是随着大家的脚步,保持低存在感的为得分进行传球。被称为「完美的司令塔」的赤司征十郎站在一旁和经纪人桃井五月评估着所有人的数据,当记录完成后,赤司征十郎吹响了集合哨。


  「除开哲也以外,全员解散。」

  因为黑子哲也和其他人的发展方向不一样,所以所有人都习惯了被留下来特殊指导的黑子哲也的情况。
  黑子哲也擦了擦流淌在脸颊旁的汗水,少许的汗液淌进眼睛里,刺痛感让他想要用毛巾好好擦擦,可赤司征十郎极为自然地拿起一条干净的白毛巾搭在了他的脸上,对方的檀香气味顺着空气的涌动传了过来,黑子哲也闭上眼睛任由对方揉弄着他的头发。

  这样的次数太多,弄的他都没有什么反抗欲了。

  作为全队唯一比赤司征十郎矮的队员,似乎总是受到对方额外的照顾,甚至在午休前吃便当的时候由于饭的份量太多而感到困扰的时候,还被说教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赤司君还真是像老妈子一样。」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把毛巾拿了下来,望向站在他身后的赤发少年。对方的手指还搭在他的头发上,在那一瞬间真的就好像过电一样,接触着头皮的那一小块麻酥酥的。他的身后是篮球场四周的玻璃,逆着光的身影看向自己。

  「你果然很像我」他按住了想要站起来的黑子哲也,持续地说着「真是太奇怪了,你该不会是我弟弟吧」
  
  「啊?」
  也不怪黑子哲也愣在了那里。
 
  相似什么的,根本就是说笑吧?不是他自己的观念奇怪。只是对方乍一眼看起来和自己完全就不是同一种类型,才能和能力都是一等一的,而自己则更适合作为一个基石才更为合适,所以发现自己什么的,也许是眼前这位队长心血来潮的决定,可是融入团队真的是很感谢他,强加血缘关系什么的也太诡异了吧。

  「所以说你不相信我的直觉?」
  「毕竟这方面不是赤司君的专长,无论如何请原谅我无法接受。」

  于是最强的赤司队长坐到自己的身旁,叹了一口气。「那怎么办?这样我们都会困扰的。不如这样,做一个鉴定我们都可以放心。」

  黑子哲也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接受这个诡异的建议。
  在更衣室拔头发采样是要干什么?!
  
  「可能会有点痛,哲也,你忍一下」
  「——能容我思考一下吗」

  话音没落,赤司征十郎拔下了几根浅蓝色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放入样本盒里。说实在的,黑子哲也觉得并没有什么感觉,也许是话语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剩下的就是等待结果来治疗赤司征十郎不正常的想法了。

  

TBC

评论(8)
热度(52)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