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FO点文】【露普】人、人鱼-05

  




  有可能会造成阅读不适感。




  自觉有OOC,求打死(////)




 




 




  血迹喷溅在光滑的礁石上,像是开出了艳丽的花朵。礁石贪婪地吸收着这奇妙的养分,很快只剩下深色的痕迹。




  基尔伯特的疼痛感沿着神经末梢传达到脑内,是的,已经经过了太过于漫长的时光,让他以为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他了。




  可是,他啐了一口唾沫。火辣辣的伤口让他呼吸加快。没想到人类已经能够使用这样先进的武器来伤害活物了。他的视线搜寻着那个拥有浅金色发丝的少年,小小的胳膊被围上来的士兵用力往后方拉去,眼神里泛着莫名的哀伤和水雾。




  果然还是个孩子连逃脱束缚的力量都没有呢。基尔伯特暗暗地想着。




  啊喂喂,现在可不是思考那些有的没有的时刻啊。他低声轻笑,双手在缓缓地对地面施加力量,想施个巧力顺势返回海中。冰冷的枪口终于抵上了他的脑袋,耷拉下一个有些滑稽的弧度,任由话语声充塞着耳朵。




   




  啊、啊……叽里呱啦的,真是吵死了。他皱着眉头,但低头不语。




 




  「我们要把这个怪物就地处死吗?」




  「不!把这个怪物交给国王,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对、就是这样,毕竟传说中人鱼的肉可是永生的药材」




  尽管伊万希望基尔伯特快点离开,但现状是,周围的人就像是接收了死命令一样,无视着他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往前靠近,就好像丢失了心智一样,口中一边不停地念叨着几个单调的单词,又一方面因为未知的兴奋脸颊发红。与之不同的是,基尔伯特的表情隐藏在美丽的银色长发下,夕阳的光芒照耀着令他的头发与磷光闪闪的海洋有着相同的光泽,时间凝固,突然他回过头来,冲着个子小小的伊万露出往日般张狂不羁的笑容,做了个堵住耳朵的手势。




  「别担心」




  伊万的脑中突然响起基尔伯特的声音。




  「一切都只是因为你做了一个噩梦,所有的一切很快就都会过去的。」




 




  路德维希终究是放心不下他哥哥,每一次总会派几只剑鱼跟在基尔伯特的身后。破裂的蚌壳里产出了一颗形状不太美观的紫色的珍珠,他正想拿出来仔细瞧瞧,就得知了他的哥哥困在海面上的消息,让他把手中的玩物立刻丢了下来,接触地面的瞬间就破碎的劣质品,跟着剑鱼赶快来到海面。




  「按照基尔伯特大人的实力,应该是不会被控制住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大人根本没有办法展现出往日的实力。」剑鱼焦急地避开鱼群,不知为何所有的鱼群不是依照往日有一定规律性地群体活动,倒是不分方向地在一个地方打转。




  此时的路德维希只是体会到了莫名的不安。是的,人鱼能够控制人心。可是分散的词句不能使其构成有力量的旋律。只有能够尽情地歌唱才能将力量最大化,而不能开口的人鱼,只能是任凭人类摆布的状态。




  越到离海面越近的地方,路德维希心中的焦躁感就越扩大一份。




   




  哥哥,千万别出什么事。




   




  水红色的眸子已经变成了鸽血一样浓烈的色彩,在抵着基尔伯特脑袋的那柄枪的扳机被扣动的瞬间,伊万尖叫着,哭了出来。




   




  不、不要——




  不要死去,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你哭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人鱼看向他的脸,这样在心中想着。




 




  本应发生的爆裂声没有发生,时间滞留在那一个时刻,基尔伯特开始了歌唱。那是从深海里的淤泥下层翻涌上来的歌曲,是几乎快要忘记如何演唱的禁忌的歌,本应被永恒封印的旋律。人鱼素白的手臂沾染着自己的血液,露出轻蔑的笑容,张扬而自负地翕张着嘴唇。




  歌声响彻整个海平面,他的手指指向趋于普蓝的天空,往那遥远的虚空之处,古老的音调和语言驱使着海面翻滚而起。不停产生的白色泡沫犹如波塞冬举着巨大的鱼叉降临于这个海面,海风不安地骚动着。




  是的,人类自杀行为从离人鱼最近的一圈包围圈开始。被妖冶的曲子夺取心智的人们,表情平静地举起武器,自我了解。腥臭味和鲜艳的血液叠加在一起,涌向海洋所在的地方,被夕阳镀上最后的光芒。带有温度的液体浓稠着涌向他的尾鳍,却不曾沾上一点褐红色。




   




  天空逐渐由蓝转变为紫色。黑夜马上就要来临。




  每当经过一个夜晚,新的一天就会再次来临。死亡与重生,也是这样的过程。




  生的本身就意味着死亡,这规律适用于所有的活物。




 




  可是人鱼越唱越愉悦,高亢的调子响彻整个海滩,他闭着眼睛的样子肮脏又圣洁,直到在伊万身边的那个士兵发出一声闷响后,狠狠地砸向地面,和一个坏掉的玩偶一样没什么区别,血污溅到了伊万的脸颊。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即使在书中读到过很多次关于战争的描写,可是这样活生生的杀人兵器出现在自己眼前,还是用人鱼美好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他无法接受。但是这黏腻而温热的触感,是曾经确实存在的人留下的最后的证明。




  他连站立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定只是一个噩梦。」




 




  面对眼前只剩下最后一个活人,在基尔伯特的心中只留下一个问句。




  杀还是不杀?




 




  如果眼前这个小鬼要是往反方向跑的话……那就一定是杀了。他红色的眸子如同鬼魅望向坐在瑟瑟发抖的孩子。是的,他恐惧地像个受到惊吓的螃蟹,先迈哪条腿都不知道了。




  所以说为什么害怕还要往这边来?




  少年的手沾着了人类的血液,慢慢往基尔伯特的方向移动,好不容易站稳,又把自己外套的内侧口袋里放的手帕拿出来,擦掉了人鱼脸上血污。




  「这都不是、真的、对对不对,就像基尔告诉我的一样,噩梦很快就会过去的是不是?」




 

评论(2)
热度(18)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