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http://hayakawayo.lofter.com/post/433acf_6b68d11

 

↑接着上面的写。

 

 

 

  给我一方净土,让我不来不走。  
  
  因为这一点真的很重要,所以再说一遍。

 

  黑子哲也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都是可以用『按部就班』这四个字来形容。他慢慢翻开过去的照片,相册里的纸片仔细地记录从他还是个小婴儿开始,然后参加幼稚园的入园仪式,再后来站在帝光门口入学式的时候用拍立得拍下羞涩的笑容。
  他想起看到的哲学书里,笛卡尔在第一哲学沉思录里提到的关于如何证明自己是否身在梦中的话题,证明思维的连续性是最为关键的步骤。
       从出生起的事情都可以被记录,从而得出记忆是真实的,没有人能够否认这样的过去。所以,更别提仅仅只是初中里刚认识没有多久的赤司队长了。黑子哲也完全摸不清那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虽然是了解到为了让自己能够追逐篮球梦想这一点上,和队长保持良好关系是必要的。但在检测机构出具的报告书的面前,他语塞了。

 

  「哲也可以看一下这一份报告,我们的基因相似度高到了已经能够被确认是双子的地步了。」

 

  赤司征十郎很兴奋。不知道为何有这样的感觉,他自己也意识到他的语速也比平常有意维持的速度稍稍加快。
       就在那双赤红的眸子的注视下,黑子哲也接过那一叠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化学分析数据表的报告。虽然凭借自身已有的初中知识水平不能很好理解。但位于纸最末端的一行字,让他突然像是闭塞住了所有感官,被罩在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子一样,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我无法认同这份结果,赤司君。」

 

  或许是消息来得太过于仓促,让黑子哲也无法适应,赤司征十郎依旧无法压抑住拿到报告的兴奋感在脑内乱撞。
       所有的一切都是瞒着他的父亲进行的,经过过于漫长的时间,终于拿到证明的时候,他联想每次教导各种传球要掌握的技巧时,少年那副认真的模样。

 

  真的太像了。简直就是另外一个自己。
  归属于自己的另外一个自己。
  他甚至不想去深究背后究竟有什么暗潮汹涌,只是完全地当成母亲诗织遗留下的除开篮球以外的礼物,纯粹的礼物。

 

  天生的努力家,努力用错了地方终将一事无成。可他一旦有了正确的方向,就会所向披靡。在自己的培养下,有所进步的黑子哲也竟然会公开提出反抗自己的话。
  就算两个人独处,这话说的就是要决裂的意思。

 

  别急,我会让你慢慢接受我这个哥哥的。他看向鞠了一躬提前离去的黑子哲也,耸了耸肩捡起地板上的篮球投入整理框内,也往玄关的方向走去。

 

  黑子哲也久违地做了一个梦,平常由于训练消耗本身就很大,倒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就坠入了深深的睡眠状态,而今天由于早退,睡意不是十分浓烈,就趴在床上翻看着相册集。在其中的照片里,虽然拍的十分模糊,搂着自己的母亲身后的病床上有一名赤发男子吻着妻子手的画面。
 
  当然这种事——都是巧合。
  他飞快地扫过象征了与家人、朋友相处的时光的相册集,烦躁地把它放在床头,用被子罩住了头,坠入了梦境的世界。

 

  不知为何,梦见了色调是深蓝色的梦境。在那里,他赤着脚奔跑在地面上为的是追赶一辆巴士。应该是清晨时分,空气里饱含着大量的湿气,呼吸间也沾染上凛冽的感觉。他穿着短袖,微微凉意从皮肤里往身体内部渗透进去。他跑得气喘吁吁,虽然不知道在追逐着什么人。
       稍微有些累了呢……
  可是还是会觉得不跟着的话,就会有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
  终于车子有停下的趋势,当轮胎和地面发出滞涩的摩擦声,似乎有人走过铁皮制成的车厢。他站定,更加剧烈地呼吸着这冰凉的空气,

 

  「放弃吧——我是不会和你一起的」赤发的少年露出异色的瞳孔冲着自己诡异地微笑着。「哲也」
        
  黑子哲也惊醒在天空刚刚亮的时候,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落在眼前。他背后完全汗湿,用力拉开窗帘,双眸即将升起的太阳照得稍稍刺痛。

 

  说不定今天可以早一点出发去晨练。他打开门想去洗漱间整理一下发型,毕竟已经可以闻到早饭的味道了,看来今天妈妈起的也很早啊。
  啊。
  今天起床的方式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赤司征十郎看着黑子乱糟糟的头发,也没有忘记手上还有在煎的太阳蛋,刚用面包机烤好的吐司蒸腾起浅浅的白色雾气,赤发的少年像是很熟练的将蛋放在吐司上,才开始冲着已经石化的黑子哲也开展对话。
  「哲也你的头发,原来你是睡相这么差的人吗?」揶揄意味明显。
  「其实我的睡相一直都不太好,这是事实,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所以说赤司君为什么在我家做早饭?!」
  
  黑子哲也对赤司征十郎是没辙的。
  再无法辩驳的理由在对方面前似乎永远都是被施展了巧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黑子哲也咬下一块蛋白,水分留存的很好,而对方则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吃东西的样子没有动手。
  ——暂时借住家里的朋友,已经的得到了父母的许可。有母亲自己的小小的便笺,大概写的是到外出旅游一段时间,让赤司君代为照顾自己。
  
  设定如此强行,这种感觉让黑子哲也就像被卡住了喉咙。
  坐以待毙,向来不是他的特色。
  
  「赤司君,其实是猫舌头吧」对着对方捧着牛奶小口小口喝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说出了对方的弱点。
  「还真是观察仔细呢,其实面包我还是能吃下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哲也吃东西让人很开心,小心放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赤司君,你是老妈子吗……」黑子哲也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有听青峰君这样抱怨过,当时他笑他太夸张,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TBC

评论(4)
热度(4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