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FO点文】你我现在

#赤黑日常家居#


#黑子工作过劳住医院#

(并没有写出住院…(蜡烛

 


一发完结。感觉有很多想说的话不能够太好的说出来,絮絮叨叨写了一堆。


 


谢谢观看。


 


 


 


 


 


  赤司征十郎原本以为黑子哲也晕倒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哪怕对方是一个昼夜颠倒、时间概念稀薄、灵感来了什么都无法阻挡他赶稿冲动的作家。在大学毕业以后,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从大学起,篮球对于他们来说注定成为了过去。虽然偶尔参加体育活动他们还会打一下配合,但早就不是为了竞赛而保持专业的水平了。


  或许最近应该找其他的同学出来一起娱乐一下,顺便拯救一下宅在家里已经无可救药的某位男士?


 


  初夏时节,道路两旁昏黄的路灯隐约投射出小小的蚊蚋,温度比以往要高出一些。他确认了一下时间,今天稍微提早了下班时间,明天就是星期六。想起在家里的那一位,这并不是赤司征十郎的错觉,只是那个人缩在家里久了,他感觉到对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在房间里显得更加的细腻,像高级的骨瓷会让人丢失掉一些真实感。


  作家这种职业本身就是这么不健康的吗?明明福○拜奉行的是早起早睡这种健康的生活制度,村○○树更是有一本专门的相关书籍「当我在跑步时,我在谈什么」,年过六旬的作家拥有经常锻炼的小麦色肌肤和长跑家应该有的肌肉构建,迎着过于透彻的阳光,奔跑在希腊湛蓝的天空下。


  也许计划一场旅行会更加合适哲也吧。


  红发青年发动车子,准备直接回家的时候,不小心瞥到了书店橱窗外的海报。那巨幅的海报映入他的双眸。


  「SKY BLUE」


  他念出这个作者的名字,不经意间嘴角上扬。虽然黑子哲也从没有把自己的作品给赤司征十郎看过,他只知道对方在不停地工作着,然后从中获得到快乐。


 


  拼命三郎啊,哲也。


 


  看来黑子哲也已经结束了这一段最为忙碌的截稿期,马上就会有一轮创作中的休息期。


 


  「谢谢您的惠顾。」


  店员冲着赤司征十郎鞠了一躬,赤司征十郎的手指抚上精致的书籍上刻有自己恋人的名字的位置。果然,实物比任何东西来的更为实际。


  即使想把黑子哲也隐藏起来,让他只注视着自己,不被任何人所察觉,但最终如果变成那样的话,一定会变得非常无趣吧。


  天帝之眼的拥有者,赤司征十郎在回家前还很有兴致地去超市里买了食材,准备让黑子好好体会一下他的厨艺。


  过去追求胜利的自己会怎样看现在的自己呢?这个问题突然从很远的角落攀附上来,但他已经不想去深究,只希望快点回到两人共同生活的住所。


  将车停好后,橙黄的灯光从窗口里规则地投影下一个被直角分割的亮区,天空完全变为黑色,星辰亮晶晶地撒落在没有云的黑色绸缎上。


  看来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呢。


 


  「哲也,我回来咯」


  客厅里的播放的是古川本铺的专辑,舒缓的旋律让赤司征十郎一时间以为黑子哲也逃脱了出书前痛苦的产出期,过于疲累急需要休息。看起来也确实是这样,黑子哲也紧紧地闭着双眼,呼吸平稳,头发稍微有点乱糟糟的倒在沙发上。


  要让赤司来评价的话,黑子哲也对工作真的是应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构思大纲,写好初稿,校对与语句调整,连吃饭的时候都会突然问出奇怪的问题。


  「征十郎,觉得那一句里作为主人公来说是应该推开同伴,还是说认同呢?」


  想起有时深夜起身,赤司征十郎走出房间却看见书房里的灯光还是亮着的,黑子哲也带着防辐射眼镜,全神贯注到忽视自己。他想上前拽着黑子哲也一把丢在床上,用被子罩住那家伙的头喊他闭眼睡觉。


  但是,这对于执着于工作的人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叹了一口气,慢慢合上门,暗暗下定决心。只要赶完这次稿子,就让黑子哲也好好调整一下作息时间。他放下公文包,想凑近瞧瞧黑子哲也的模样。


  「真是邋遢鬼」他的手指抵上青年的额头,想帮他整理一下刘海。从指间传来的不是比常人更为低的体温,是略微烫手的灼热感。他的心往下一沉,「喂,哲也哲也——」


 


  能够遇见赤司征十郎真的是非常幸运的事。


  发现他,培养他,然后还和他生活在了一起。


  黑子哲也认为自己真的是受到了上帝的眷顾,这份幸运源于赤司征十郎。当然,他也从来不敢懈怠自己的工作。因为自己陪伴的那个人真的非常完美,要如何能够拥有和他站在一起的资格呢?


  社会人和学生终究是不一样的。咀嚼着各种味道,品尝着属于自己的心情,有太多的东西仅仅只凭借话语是无法传达的。可是如果连说都不说的话,那么注定的疏远是逻辑上确定的结局。


  他想起帝光时期赤司征十郎在某个阴郁的雨天问起黑子哲也喜欢的人的话题,当时他回答的是重要的是趣味相投的人。对方的容颜总是拥有着精致的线条,依靠在雨棚下,发出轻轻的笑声。「那真的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并不是很确定这样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是不是最良好的选择,因为对方的简介上,对于喜好的对象一直写的是『品格优雅的女性』。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红发青年攥着自己的手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土下座,「请让我照顾您的儿子」


  这样的时候会想起对胜利狂热的那个好久没有再看见的另外一个赤司征十郎,为了绝对的理念而诞生出来的人格,在诚凛对战洛山的那一站被封禁在了记忆的冰山里。


  不能不说,赤司征十郎在礼节上较真的地步还真是,不,更为准确的是希望能够给自己的一个交待吧。虽然很任性地提出了也要陪赤司征十郎去见他的父亲,对方啜了一口红茶,回应道「我这一边,如果哲也实在在意的不行的话,我们也一起去吧」


  对方的不安感持续到本宅换和服的时候。「哲也,真的没有必要——。」


  「没有关系的,我们一起面对」


  结果自然没有好到哪里去。赤父原本就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希望自己的儿子所有方面都力争完美,虽然早有耳闻。可是真当儿子把自己的伴侣带到自己的面前,他的情感真的非常复杂。赤司的相貌和赤司诗织非常的相似,按传统来说这是有福的表现。而选择一个相同性别的恋人作为相伴余生的对象,那么财阀的未来继承都是无法想象的。


  「黑子先生?恕我老人家多嘴年轻人的事。不从我个人情感的方面,考虑赤司征十郎的财阀继承人的身份,你觉得外界会如何批驳你们的关系呢?」


  别无他法,只能尽力地达到高等级的世界。他不是不了解赤司征十郎欲言又止的心情,但是哪怕快一秒也好,他想让这个世界认同他们。


  新的小说出版了,编辑很开心的告诉他参奖的可能性很大,也不枉费那些赶稿的时间。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对了征十郎那边也要好好补偿一下』他倒在沙发上,眼前的世界开始旋转,头晕紧接着迎来的是无边的黑暗。


 


  真的是个脆弱的人。


  明明生得那么弱小,总是爱折腾自己。也不对自己的极限有个控制。


  被电话叫来的赤司家专用的私人医生对黑子哲也检查过后,说黑子只是由于过度劳累突然放松而产生的晕厥,发热的原因也是因此而生。


  胶囊是增强免疫力的,葡萄糖冲剂能快速补充能量。他冲了一杯葡萄糖,想赶快让躺在床上的青年快点喝下去,想想又担心太烫喝不下去,稍微兑了一点冷水。


  这样的照料让他想起训练时他俯视着都是汗液的小小少年,像是一条缺少空气的鱼,一张一翕着嘴唇躺在地板上,蓝色的眼珠里映出头顶的灯光,为对方搭上一条毛巾,和发丝凑在一起让人联想到缺乏过渡色调的富士山。


  凑近去却根本不张嘴。粗暴而有效的方法,赤司征十郎捏住黑子哲也的下巴强迫那有合上趋势的嘴巴,然后将玻璃杯里的液体灌进去。


  「咳咳咳咳——」


  黑子哲也睁开眼睛,再也无法保持装睡的样子,用手抚着自己的喉咙。果然是被水呛到了吗。「征君,你不按常理出牌啊咳咳咳咳」


  做出了最为果断决定的赤司征十郎,被黑子哲也的套路应该是自己含一口再用大家都懂的套路我喂下去才是正途洗了一通脑。


  怎么说呢?赤司征十郎一直信奉着迅速果断的原则,爱找有效的方法,来达到最好的效果。文绉绉的绕圈子,他不是不懂,或许对方强调的是更为情趣上的事?


  不论怎么说,他的脖颈上沾上了水珠,上下移动的喉结还有那微微泛红的眼角,让赤司征十郎有点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那哲也,像这样呢?」一端是红色另外一端是白色的胶囊,赤司含了一颗在口中,凑近就一手按住黑子的脑袋,错愕的睁大眼睛的黑子哲也迎上坏笑的赤司征十郎,极有侵略感的吻在舌尖缠绕的瞬间,赤司征十郎想把药丸推送到黑子的喉咙深处,对方像是可以拒绝,互动间气氛逐渐暧昧。


  直到,淀粉外壳的胶囊融化了里面苦涩的药粉,两人都被产生的药液苦的脸色微变,毕竟都是不擅长苦味的人。


  「果然这个药还是哲也自己吃了吧」赤司有些挫败的坐在床边。


  「喔……不过别提这个,征君果然是忍很久了吧」


  「别说出来啊」自己的伴侣真的是个腹黑呢。赤司征十郎感慨着自己的忍耐力还是挺好的,怎么稍微被调戏一下就成这样了。


  「那做到最后吧」


  「你啊……也不怕最后虚脱在床上」


  「噗嗤,还请征君手下留情」


  ……


 


  是谁说他们不考虑未来?他们活得比大多数要认真。天生的努力家,上天又怎么可能舍得亏待他们。


  剩下的只要耐心等待,所有的一切,都会有好的结果。


  那么就让他们好好的享受现在吧。


 


  事后。


  「哲也,我决定了休假的时间,我们去希腊好好跑步」


  「请容许我郑重地拒绝——」


  「没有这种选项哦?」


  他们在被清晨阳光照耀的床上相视而笑。


 


FIN。

评论(12)
热度(79)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