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太棒

  母亲节快乐。

  准确来说从这个星期开始的时候,就有人在空间里发说说母亲节要来了。我的心里也就一直记着这个事情。5月10日,也就是今天。在今天早上凌晨的时候心心念念着这个事,要记得和妈妈说节日祝福。

  于是我睡晚了。手机的闹钟插着耳机根本不响,我在梦里梦见了一个让我胸口有点闷的角色,感到有微微亮光从窗帘缝里渗透进来,竟然自己猛地睁开眼睛,已经七点二十了,而我在八点的时候要上结构力学的课程。没有早餐,也没有灌矿泉水。我飞快地洗漱完毕,拿着自己的书包就往外面跑。比往日的温度来说,有凉风的存在,匆匆忙忙拦下的士的我一直在后座上反省自己为什么不确认一下闹钟再睡觉。

  想想过去迟到的时候会和妈妈发脾气,现在想想起来几乎是幼稚到可笑。我想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刻,觉得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有些严苛,有些话语就在嘴边却无法说出。

  习惯性把它归因于青春期,实质上就是不够成熟的表现。

  我妈最喜欢讲一个故事。她本来是个语文老师,后来跑去搞餐饮业,那时候的我还在离那个饭店不远的幼稚园上课。橘色的夕阳下,照得周围的事物都像浸泡在蜜里一样,有着浓稠的光泽度,可是喧闹的很的园内,由于下沉的太阳使得里面的孩子越来越少,最后连老师都忘记坐在教室里我的存在,把高而且黑的铁制大门给锁了起来。我就站在那栅栏的背后看着门前的石像一边想着妈妈怎么还不来接我。直到连老师都快走了,我妈推着单车出现在我面前。当她骑着车带我回到老家的巷子口,那两旁的楼是红砖堆砌起来的五层小楼,巷道十分狭窄。只要你抬头,就可以看到一个巴掌宽的天空,上面的星星冲着你眨眼睛。

  「很奇怪的是就算所有人都走了,冶子,你还是没哭。就是往外面看。看到我来,就笑眯眯的。」

  那个地方的治安不太好,总之是乱七八糟的人都有的街区。就算在那里的平地玩,偶尔还会捡到带着血液的吸毒者用的细针筒。所以妈妈会把自行车抬到四楼去,害怕放在楼下,自行车会被偷。真的,那楼连应急灯都没有,只有在二楼和三楼的拐角处才有从镂空的墙面里照下来的月光。每次走进去,都是漆黑一片,整个人都被黑暗所吞噬。

  「那时候,我问冶子你怕不怕。结果你猜你说什么,你说你不怕,妈妈也不怕怕。当时,我真的心里特别酸。真不该忙成那样。」

  其实我没有说过,在小时候我就很好奇在二楼摆着的上面贴着危险品字样的木箱子里面到底有什么,走进楼道里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扶手也太脏没有办法扶,一切都全凭感觉。隐隐约约觉得扛着自行车的妈妈更加辛苦。忙了那么久,还要接我带我上楼。

  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虽然不太好,还是学了电子琴和笛子,还报了个编程班以及专门到老师家学奥数,英语更是从三岁就开始学兴趣班,一家人挤在一个15平米大的房间里,还有共用的走廊和厨房。 

  真的不能说太好。

  后来爸爸感觉再这样下去太憋屈,就换了单位,我家也就搬进了不错的大屋子。爸爸只有周末回家,平常都是我妈带我。

  「别这么说,我就管你吃喝。其他的你都自己看着办的,好吧。」

  每当聊起教育话题,我妈就经常这样说。

  初中的时候我很臭屁的考了架子鼓九级,又报了个吉他班,周六下午总是煞有介事地背着黑色的琴包去琴行练琴,有点沉迷于大型网络游戏。也就是那样一个普通的星期五下午,我骑着粉红色的自行车,带着刚买回来的几百块点卡兴冲冲地想去氪金买装备然后去装逼。明明是绿灯亮起的时候,一辆载货三轮偏偏杀了出来,把我撞倒在地。右眼的疼痛让我快要爆炸了,围观的路人立刻机智地锁住了车子,生怕那个人跑掉。那个时候我妈在打牌,在接到我的电话之后,给我感觉是把麻将一甩就往外面跑。其实相隔不太远,距离大概只有800米的样子。结果看到眼睛被撞得红肿的可怕的我。

  那时候的妈妈跟母狮一样凶猛。

  哦妈妈不要打我。我妈当时就揪住那司机带我坐上120去医院拍X光。那个时候很想讲个笑话,我感觉我像条被送进烤箱的鱼干,但看着我妈白了我一眼的样子,我还是住嘴了。

  呃……后来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我这个人生命力意外顽强,倒是那司机的头上也磕了个大包,后期复查结果也还好。他们家里也不是很富裕,所以我妈大手一挥,没事就好,也没收营养费带我回家养着了。

  我做了整整一个月熊猫,特别傻_(:3)_)_)。

  再到后来初二,个人遭遇了校园冷暴力,整个人阴郁倒几乎要干翻这个世界。我哭了四个小时,我妈就一直坐在旁边听我倒黑泥,倒完了之后我妈问我转还是不转学了。

  我说不,人不能太怂。

  后来也就看开了,搞学习了。高中的时候也这样,我这个人果然是性格有问题吧23333。妈妈又坐在我身旁说,不能太怂,你自己说的。

  你看,你说你不管我,没你开导我现在哪里有这么自在。

 

  没事的时候最喜欢窝在自己的桌前,看着天台上滚动的白云和蓝天。

  从小学起我先是有肠炎,因为这个停学了半个学期。那时候,每天都去吊盐水,还会因为莫名的抽痛突然哭起来。想到那时候面对期中考试的试卷心里几乎是为什么我病好了就要考试,但是意外的是竟然考的不错。

  初中的时候,偶尔会发作。也就躲在家里翘课,看小说。妈妈每次都很紧张,不过也有可能是知道我想翘课,就任由我享受一个人的时光,自己搞基金股票,偶尔也去打打麻将。

  高二上学期的时候,我突然得了胆汁反流性胃炎。每天到早上十点,会呕吐不止。经常性地突然消失让班主任找我谈话,我跟她说我不舒服。她就说叫你家长带你去看。

  于是我又有了翘课回家的理由。

 

  是的,高中生都有一个问题,要面对高考大魔王,那个时候我就窝在家里默默地补完了宫崎骏的所有作品,当同学们还所在教室的时候。就在还剩下最后一部的时候,妈妈强制性带我去做了胃镜。那体验真的太奇妙,查明了病因,我莫名地正常了起来。也就开始了正常的上课作息时间。当又一次发作的时候,我果断去做了肠镜。哦那酸爽,自己给自己灌泻药的感觉(x。我自己都下不去手,结果我妈坐在旁边盯着我喝下去。

  再后来,一整个高三我都没翘课。

 

  说真的,我妈太爱我。

  我不知道养我的体验是怎么样的,我想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我这个人真的有时候容易想太多。脾气又怪,对东西又挑剔,还喜欢奇怪的牌子。

 

  对了,长得也不是很好看。

 

  每次被妈妈摸着我的波波头的时候,说我们家冶子五官好看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崩溃的。妈妈,你作为一个韩饭,敢不敢有批判性一点。

  我看动漫,我妈也和我一起看,就连高中补黑篮的时候也跟着看了一点,你说你喜欢跟我一个星座的黄濑凉太,我却总是心心念念着那个总没有出现的赤司小队长。

  「都说了摩羯男和双子女相性不好了。你怎么说不听的。」

  「_(:3)_)_)我就是喜欢你打我呀。」

  「我看你啊就是学不乖。漫画最近往我房间的书柜里面放,不要总偷偷拿出来看」

  这就不能不提到我的漫画书,咳咳基本上都是BL的,甚至有的还是R18的。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翻开看之后,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啥的。总之,我妈没跟我吐槽过这个。倒是十分害怕我看言情,小学时候的言情杂志被收了不少,到初中我看起了挪威的森林,她大概也就知道我懂的太多,也就不管了:P。

  我是高考结束的时候生的。考试之前订了个冰淇淋蛋糕,说是本想是和同学一起吃。

  怎料有通知要求提前清理东西置办考场,第二天学生自愿集中自习,也就算是考试之前告了别,本想送点去,却被妈妈拦在了家里。

  「莫去,吃坏了还要怪我们家。自己吃!」

  「……你就不怕我拉肚子。」

  「乌鸦嘴呸呸呸」

  考试之前,我的嘴里嚼着薄荷味的软糖,这是我高三养成的提神习惯,那味道真心特别冲,效果跟利他林似的。高考完之后的天气真的特别好,虽然我那个时候没什么好看衣服,毕竟总是校服也就没买什么外穿的衣服。

  嚷着要我减肥的妈妈,对于总在家里呆着的我也不嫌弃,反倒做起各种过去没有挑战过的有创意的料理,变着花样让我高兴到要死。

  「:-(唉,想想冶子你就大学了,长大啦。」

  「噗……动车两个小时就回家你害怕不害怕。」

  「那每个星期都回家好不好」

  「喂喂,说好的独立自理呢?!」

 

  在我过去的时光里,陪我最多的真的是我妈。

  小学的时候她骑着自行车载我,在浓雾的天气里我们一起看着刷拽的初中生单手骑车,结果摔倒了地上。她带着我狂笑着超了过去,我由于听力竞赛总是要很早去学校,又由于编程竞赛很晚回家。她就站在公交车站等我下车。

  再到初中,自从我撞车之后,她又重新开始骑车送我上学,天气不好就让我打车去交通不太方便的初中。遭遇冷暴力后,她就在那拥挤的初中校园门口,等待我放学出来,和我一起慢悠悠地走回家。如果不想吃饭,就在外面吃些好吃的锅贴或者粥。还有一次天降大雪。她带我走了一条没什么人走过的雪路,只有我们两个的脚印一直从路的开始延伸到尽头。

  高中的时候,晚自习很晚放学,她又自己走到学校门口,再带着我打车回家。高三的时候风雨无阻的送饭,就担心我那能力损伤的胃。

  到大学,她看着我们学校不太好的宿舍,冒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受不了就不读了,回家再想办法」

 

  妈妈一定是个牛逼的浪漫主义者,天不怕地不怕的。哈哈哈哈。

 

  你们看,我写了一大堆都没什么重点。

  但是我还是要说,我真的最爱你了。你是最棒的妈妈。中午的我有点困,一个激灵想起还没发祝福,赶紧自觉编了一条短信。

  结果是我妈在和邻居家的阿姨一起吃饭。

  「看看,还是我女儿自觉。他们家儿子记得个鬼哦哈哈哈哈。」

 

  看吧,机智如我。

  嗯,你是我妈真的太棒了。

 

评论(1)
热度(5)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