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http://hayakawayo.lofter.com/post/433acf_6d4257f

↑接着上面写。

  

  

  在正常上课的时间,赤司征十郎还是那个正常的队长。但是一放学他就变得像一个普通的初中生,对什么事情都很感兴趣。
  这是黑子哲也最近的人类观察结果。
  用长条面包夹着的巨大的热狗,淋上蛋黄酱和沙拉酱泛着热气。没有进M记买香草奶昔,而是选择一起喝冰镇的柠檬红茶。黑子哲也坐在赤司征十郎的对面的位置。
  怎么说呢,对方吃这种快餐也透露着优雅的气质,格调也高了不少。
  「其实,我没怎么太吃过外面的快餐。每次放学走一段路之后,就会被司机带回本宅。本宅的食物,和外面的很不相同。即使食物不是那么精致,但是和亲弟弟一起吃还是让人很开心呢。」
  「毕竟是有钱人家啊——都说了我不是你弟弟了,赤司君。」
  「这些都是实话啊……」赤司征十郎的话刚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看来最近的哲也已经不是那么的抗拒和自己一起相处了。
  这是好事。大概,对面那个吃东西都带着几分认真的少年也有关于他自己为什么能够摆脱家里的压力,如此任性地坐到他的面前,甚至开始直接的生活也怀有疑问。
  可是黑子哲也非常的聪明。他知道世界上的事情说的太明白也不一定有什么用处。只要不是过于干扰他的生活的话,选择忍耐,是最适合的生存之道。
  也好——这样就算稍微过分一点也是被允许的吧?

  「话说回来,赤司君。」
  「嗯?怎么了,哲也。」
  「我们去游戏机厅玩一下吧。」
  赤司征十郎少数未去过的地方里有机厅。因为不论怎么想都很奇怪吧,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混迹于机厅,总觉得可以搞出点大新闻的样子。在入口处,穿着新潮的青年人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激烈的舞蹈,音量大的甚至让人感到刺耳。这种地方怎么想,都不是适合黑子哲也的地方。
  欸,因为就算平常在家里,黑子哲也也是很少上网,电视都基本上不怎么开。娱乐最主要是看书,连音乐都不怎么听。可是看到对方一溜烟就消失在入口处那轻车熟就的样子,赤司征十郎深吸一口气,望向那蓝色的身影,决定跟着黑子哲也来刷新一下世界观。
  叮铃哐啷。
  自动售币机吞下了纸币,然后在清脆的撞击声中,一个PVC袋很快被填满。话说回来,不知道哲也喜欢玩什么游戏,音乐类的不行,投篮也不可能——其他含有赌局性质的也不在考虑范围内。
  那么剩下的自然是。
  「抓娃娃吗……怎么看这东西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呢。」
  「既然这样,赤司君先来试一次怎么样?」少年的唇角竟然有淡淡的笑意,那表情意外的有争斗意味,如同诱惑般地指了指那个银色的摇杆。「抓到了那个哈奇士的布偶的话,我就叫赤司君『哥哥』怎样?」
  明知道是陷阱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往下跳,真是心甘情愿。
  赤司征十郎很快地消耗掉了一袋币,虽然币没有了,但是黑子哲也倒也是不太在意。
  「欸,看来也不是那么好抓的哟」
  对于无数次到出口处就松开爪子的抓娃娃机,赤司征十郎真的很想直接把这玻璃橱给砸开算了。可是少年就像是计算好了一样,从赤司征十郎的手中夺回了摇杆的主导权。
  「还是我给哥哥你示范一下吧,只要像这样,对着重心的部位下爪的话。」
  叮咚!
  「娃娃就出来了呢。」黑子哲也弯下腰,从出口处拿出那个表情意外和他相似的娃娃,歪了歪头。「明明是哥哥,似乎什么都很擅长的样子,可是对游戏却很苦手呢。」
  黑子哲也的嘲讽模式全开,根本挡也挡不住。
  这样想起来,黑子掌握的技能似乎女孩子都很喜欢呢。比如说吃冰棍随手中奖,以及眼前的抓娃娃技能满点。
  自己的弟弟和自己不是一样的存在。这一点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呢。
  赤司征十郎伸出手,轻轻地按在黑子哲也的头发上,慢慢揉了揉。「我又不是神明大人,怎么可能什么都很厉害呢。只是想做的事都努力了一点而已。所以,在希望你能认可我的方面也是这样。」
  虽然两个人的身高差不是很大,但是黑子哲也真正体会到了两个人在阅历上有着根本性的差异。而那差距让他不知道作何反应。
  明明很讨厌被人摸头发的。可是温暖的温度渗透头皮再往脑内传输的过程竟然让他没有办法拒绝。
  「那么,今晚吃什么呢?」
  「呃——荞麦面。」
  「行,就这样决定了呢」赤发少年眯眼笑了起来,如同宝石一般刺目。
  
  赤司君真的长得很好看。
  即使知道这样的形容用来描述男性是不太合适的。虽然住到了一起,在有客房的情况下还坚持要和他睡一个房间,还打着为了更好照顾自己的旗号。任性妄为的感觉,让黑子哲也体会到了奇妙的差异萌。
  又是一个不太合适的表述。
  原本他平躺在床上,听到地上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窗外的路灯的光芒微微从窗帘里洒在房间内,黑子哲也默默地翻了一个身。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失眠让他想仔细看看称自己为哥哥的少年。
  长长的睫毛,薄薄的嘴唇。尚未发育完全的喉结,往右侧倒的睡姿非常的标准,只是紧握着双拳交叠在胸前。
  是在紧张着什么吗?
  黑子哲也在黑暗中眨眨眼睛,想从靠着床沿的一侧,挪向里侧,准备冲着墙壁睡觉。但一不小心姿势调整的不是很好,他滑了下去,发出了一声闷响。
  因为地上铺了棉絮,并不是很疼。但是突然搭上来的手臂,让黑子哲也无法动弹。
  「赤……」
  安定的呼吸让黑子哲也无法做出警醒对方睡眠的行为,所以他决定就这样睡了。毕竟都是男生——没什么很大关系吧?

  姑且,赤司征十郎在黑子哲也心中地位上升到了可以做兄弟的地步。
  所以如何将当年的事情完整讲出又不伤害到黑子哲也的日常生活,对于赤司征十郎是个很大的问题。
  少年过于温柔。
  能否承受的起那么多纠缠在一起的过往?
  
  赤司征十郎并没考虑过三军的家伙肚子里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照例放学的训练,他原本站在黑子哲也的座位前等着黑子哲也一起去篮球场,结果黑子哲也恰好要做值日。虽然他等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黑子哲也义正言辞地要求自己不能让其他队员等太久,并且申明他一定会尽快赶到的。
  他无奈地把这当成某些意味上的撒娇,到运动场开始了今天的一军训练。
  按照道理来说,值日完成也不需要多久,二十分钟足够到运动场了吧。或许中途恰好又有什么要解决的事情吧。
  三十分钟。
  「赤司这家伙今天怎么了,打球的态度意外的粗暴啊」
  「——我也有这种感觉,或许是没有确认今天的运势情况吧」
  篮球砸向地面发出一声闷响,作为控球后卫的赤司征十郎投偏了刚从灰崎祥吾手中接过的球,这原本是不可能发生的错误。他红色的刘海遮挡住了他的表情,虹村修造冲他吹了一声哨。赤司征十郎走下场,拿起放在板凳上的汗巾擦了擦脸。
  「赤司,你今天是不是特别烦躁?」
  「我才没有」他的双眸没有焦距,攥着汗巾的手突然一下往地上一丢。「队长,我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黑子哲也是透明的。
  他奇妙的存在感让人稍不注意就会被忘记的一干二净。所以就算场上没有他,其他人也都能发挥自己应该有的作用。
  所有的人都是即将被打磨成型的珍贵的名为天才的原石。
  那么黑子哲也呢?
  赤司征十郎无法肯定当所有人都成型之后,黑子哲也的作用。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黑子哲也消失的话——对队伍没有特别严重的损失。
  就他个人而言,黑子哲也并不只是由自己塑造而成的队员而已……
  更是世界上唯一能与自己心意相通的存在。
  所以拜托了,请让他快点找到他。

  「哲也,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评论(2)
热度(5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