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http://hayakawayo.lofter.com/post/433acf_6f448ef

↑接着上面写。

我在圆不太科学的故事。

不虚。

 

 

 

  原本他是不相信所谓双子存在心灵感应的,奔跑着的脚步,周身帝光的风景擦肩而过。越靠近废弃的体育馆,他的心就越慌乱。直到他听见有轻微的喘息声从灰色的大门后传来,赤司征十郎没费多少力气就看见靠着篮球框的少年。
  真的非常不像话。
  黑子哲也原本穿着整齐的白色校服上有着不同程度的鞋印,明显是被几个人蹬踹留下的痕迹。往日服帖的浅蓝色发丝也凌乱地趴在他的头顶,更为触目惊心的是脸上的红肿。
  但是,赤司征十郎终究还是没有选择责问黑子哲也。相反的,他叹了一口气,问了一句「能站起来吗?」
  「……嘶」黑子哲也扶着身后的篮球框总算是磨磨蹭蹭地站了起来,想慢慢地向前走一步,但是疼痛感让他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往地面栽下去的趋势。
  这个人逞强也要有个自我把握啊,虽然这种方面也很可爱就对了。
  「真拿你没办法啊,哲也」赤司征十郎一把撑起黑子哲也的手臂,用他的后背贴近他的胸膛,用双手托住了他的大腿。「反正我们是亲兄弟,背你去医务室这种程度的事——哥哥我还是可以做的喔」
  赤发少年的话语安抚了黑子哲也的疼痛。
  现在稍微依靠一下也没有关系吧?他把头埋在了少年的肩膀上,透过领口可以看见他的皮肤在夕阳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温暖的光辉。
  「谢谢你,赤司君」
  「唉,都说了是哥哥了,不用那么客气」

  当虹村修造结束了一队日常的训练,问起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去向的时候,拿着记录单的经纪人指向医务室的方向。其他的一队队员除开先行离开的灰崎祥吾,其他人都说想要跟来看看。
  于是一群发色各异的初中一年级和自己的队长一起来到位于别馆的医务室。负责医务室的医生站在走廊上,对着即将沉入黑暗的太阳,眯着眼享受手上点燃的烟,那微亮的橘色火光忽明忽暗。她看到风风火火冲来的人群,对他们竖起食指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玻璃窗里面。
  「年轻真好啊」老师如是说着,继续凝视着扩散进空气的青色烟雾。
  所有人都是轻手轻脚地进去的。靠近玻璃窗的地方,黑子哲也躺在床上,脸上的几处擦伤都已经被仔细地涂好药,但依然触目惊心。赤司征十郎则趴在黑子哲也的床沿边,那样放松的样子是所有人从未见过的卸下了一切防备的姿态。两人都睡着的样子,莫名地让人觉得这两个家伙有些相似。
  一个没有平常的成熟,另一个也没有刻意维持低调的存在感。
  就是两个普通的初中生的样子。
  原本活跃的孩子们又轻手轻脚地从医务室里退出来,像是不忍心打扰两人休息一样。老师则突然发话说。
  「虹村修造——对吧。这两个人再休息会儿之后,我会送他们回家的。但是那个小个子啊,似乎遭受了欺负呢。作为帝光的篮球队长,这种事还是要学会注意一下的。」
  
  绿间真太郎注意到从医务室出来之后,虹村修造的拳头从刚刚起就一直没有放松过。可是虹村毕竟作为大前辈,绿间真太郎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果然哲是被欺负了啊——明明那么小的家伙,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青仔,头脑回路这么简单,能长这么大也不容易啊。」
  青峰大辉和紫原敦开始你一句我一句聊起不是特别相关的事,果然他们仍然只是一个队伍里的,但无法算上真正的朋友,顶多算个脸熟的同学。绿间真太郎在内心思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虹村队长也是这样认为的吧。暴力发生的原因,只有嫉妒之外,不可能有更多理由吧。」
  为了发泄自己的愤怒,对帝光的梯队等级划分制度的不满,即将面临升学的学长们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选择了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当然他们不是完全没有计划性的,他们瞄准的是黑子哲也这个人。
  毕竟,在他们的眼里,那位透明少年看起来既没有天赋也没有力量,甚至就地消失,也不一定会有人察觉的到。从平常观察起来,黑子哲也的处事方式异常直截了当。被当成软柿子也再所难免。同时在面对学长的时候,作为学弟的一方一般都会保持隐忍的态度。
  所以也增长了对方的气焰。
  这一点虹村修造又何尝不知道,但真的处理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退队处理是由于年级的变化已经自动生效,社团的处分也不会留存进学生的档案,说到底名目上的批评说到底不过是不痛不痒的存在。与此同时,对方说不定也因为只有书面的通告,从而更加变本加厉。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暂时先不要把这件事的消息散布出去。」
  
  夜晚的天空没有月亮,然而在城市里也注定看不到星星。
  深沉的黑暗。
  当赤司征十郎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理清楚自己是在医务室里睡着了。看来自己最近是有些缺乏睡眠。
  欸——
  熟悉的大床、柔软的被子、鹅黄色的灯光|、华丽的欧式装修风格……这一切无一不在提醒赤司征十郎这里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赤司家本宅。回归大少爷身份的赤司征十郎第一件事不是好好地再休息一会儿,而是打开门想要找黑子哲也。
  一直在本宅工作的仆人就守在门口,冲着赤司征十郎鞠了一躬。
  「老爷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评论
热度(35)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