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http://hayakawayo.lofter.com/post/433acf_7063c25

↑接着上面写。

  

    

 
   愤怒、嫉妒、不甘心以及绝望。
  黑子哲也真正的体会到了前辈的眼底里流淌着的情绪,就像是在幽暗处吞噬殆尽一切的黑油,鼓动着大大小小的泡泡。
  膨胀,消失。
  再次膨胀。然后爆炸。
  就在此时,高高的玻璃窗往内侧投射进橙黄色的光线。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里面有细小的尘埃发着点点的光不停地在向上翻滚着。那样奋力的样子,几乎可以听到它们的身躯被太阳的光芒烤焦而发出的尖叫声。他们过去耗费的努力反倒不及一个一年级的新生来得有效果。
  就算黑子哲也是个弱得可怕的人。
  如果被自己也作为原石被发现的话,一定会更加的更加的——
  但就从现在来看,都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自己的努力与耗费在上面的时间让人觉得想想都是很心痛的事情。就算这个过程充满了苦涩,过去的时光终究不能被否定。篮球的快乐,确实就在存在在那里。
  那么,要如何向其他呆在三军的后辈们交代呢?
  是告诉他们,等待就会有希望,还是为了学业与未来,直接放弃比较好吧。说实在的,真的不知道啊。既然这样的话,给黑子哲也一点小小的教训,也算是对一军的人,被誉为天才的人们作出警告好了。

  「呐,差不多停手了吧」
  「——实在是对不起啊,黑子君。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真的是太难过了。」
  「你少说两句吧,快走吧。」

  在这个过程中,黑子哲也没有哭喊。明明伤口很疼,就是无法专注在上面。整个人就如同被包裹在密闭性良好的玻璃罩里,连自己都不像自己了一样。他想起老师劝退自己时候的无可奈何的样子,真的是太无助了。
  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世界上会有人会因为的声音停驻吗,会注意到自己的想法吗。
  于是他闭上了微微张开的嘴巴,想要稍微改变的姿势。周围已经没有人了,空旷的篮球场上只有自己的抽气声在回响。
  
  他果然不是什么强大的人。
  这样想着,他依着被晒得有一点发烫的篮球框闭上了双眼。

  他并不期待着有人来救他。
  作为一个存在感不高的人,他直到现在也无法和一军那群能力超强的人类相提并论,配合的过程中时而出现纰漏。甚至连监督也不是太看好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毫无疑问成为了累赘。

  这样的负荷,恐怕让所有人都觉得麻烦吧。
  但是,在这样愈发消极的思考下轰炸着自己的心脏的过程中,赤发少年的身影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眼前。
  赤司征十郎,还真是个有点麻烦的对象啊。黑子哲也少有地笑出了声。归根结底,一切都因他而起。现在的话,赤色的少年应当如风般驰骋在篮球场上吧。真的很羡慕那种天才与努力家的结合呢,各方面都做得那么优秀,简直到达了让人想问他是不是个笨蛋的那种程度。与此同时,那也是自己无法成为的对象。
  
  认真到奇怪,就如同强迫症一样的认真。
  细节方面,在赤司征十郎借住在黑子哲也家的时候反映得淋漓尽致。比如说,在烤土司的时候,黑子哲也从来没见过出现过焦黑的边沿,亦或是在赤司征十郎用完淋浴之后,浴室的地面必然是用干抹布擦拭过的。说句老实话,他无法想象一个富人家的少爷是如何学会这些技巧的,直到他看见对方做天妇罗时,拿着一本巴掌大的记录本上面记录着花花绿绿的东西。
  「肉已经腌制过了,为了防止溅起油出来,注意水分一定要完全控干」
  习惯于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认真的人,严肃地告诉自己他就是自己的哥哥。
  
  这真的太好笑了。

  黑子哲也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气氛完全不对的地方。且不说用石膏块构筑的吊顶与镂空处悬挂着的铁艺灯。总之与黑子家的画风完全不一样,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更加让黑子哲也难以置信的是,赤司征十郎就拿着一本书冲着自己笑笑。

  「哲也,你终于醒过来了,我们马上回家。」

  全身上下都有擦伤的痕迹,恐怕又是让赤司感觉为难了吧。黑子垂下眼,自己的身上还是帝光的校服,稍微缩了缩袖子,刚要张嘴问问什么,脸上的伤口因为拉伸又让他闭上了嘴。
  看来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黑子有点放弃治疗的姿态穿上了放在床边的球鞋,顺从地跟着赤司征十郎走。说真的,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毕竟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总是赤司征十郎先定下话题,然后两个人再来展开对话。这样子的沉默仔细想起来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呃,赤司君」
  「呐,哲也——」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发声的两人就像是要破坏尴尬一样,明明没有什么笑点,两个人在昏黄的路灯下笑得喘不过气。
  双方完全没有顾忌上什么形象,仿佛是要宣泄压力一样,放声大笑。笑声划破了静谧的黑夜,本宅依旧灯火通明,而少年们却坐上了车,小小的铁皮盒子带他们离开了那个华丽的家停在了这个普通民居的拐角处。

  「停在这里就可以了。请帮我告诉父亲,明天我就回本宅」

 

评论(10)
热度(28)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