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http://hayakawayo.lofter.com/post/433acf_7096fd2

↑接着上面写。 

 

  司机听言,点点头之后,鞠了一躬就上车驶离了安静的居民区。


  「我们进去吧,今晚吃什么好呢?」


  黑子哲也坐在自己通常习惯性做着的面对厨房的位置。就在眼前,赤发少年熟练地把灶台打开后,放上平底锅浇上一点油。他快速地晃动把手似乎是为了让油均匀分布在锅底,而后将打好的蛋液铺在表面,再用筷子把其从一侧卷起。瞬间,鸡蛋的香味在鼻尖萦绕。重复几次之后,厚蛋烧就做好了,随后,少年甚至在目瞪口呆的黑子哲也的注视下,轻车熟就地打了一个豆腐味淋汤。
  就好像已经进行了太多次的操作,连要做什么都早已烂熟于心。
  赤司倒觉得没什么,说实在的他一直都把握不太好不是直接与锅接触那一面的蛋的熟度,他个人更倾向于熟一些的,不过不知道黑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口味。就现在看来,在斯文地吃着的黑子哲也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他也就摘下围裙,在黑子对面坐下,笑眯眯地注视着这边。


  「赤司君不吃吗?」
  「哲也,你不用在意我的。我不是太饿。」
  「可是赤司君做的很好吃哦,就算不饿的话,还是吃一点吧」
  「那这样……哲也你喂我吃吧」


  似猫眼的红眸有些调侃意味地望向黑子哲也,蓝发少年犹豫了一下,随后自然地夹起一块厚蛋烧,凑近赤司的嘴唇。「啊——赤司君你这样不张嘴,我也是感到很困扰啊」
  赤司征十郎居然感到有点害羞,脸上甚至有点燥热。匆忙地张嘴吃完之后,为了躲避尴尬甚至跑到厨房去给自己装了碗味淋汤。略有浓稠度的汤里躺着白色的豆腐和舒展着的海带。
  刚才那个筷子确实是直接就伸进自己嘴里了——那个可是黑子一开始吃过了的筷子。
  
  啊,实在有点不太好了呢。

  赤司征十郎纠结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弟弟间接接吻了这个事情,竟然能让成熟如斯的他如此神经兮兮的。如果自己也因此变得患得患失的话,父亲也会失望的吧。
  还是那个熟悉的房间里,弥散着干净的气味,被子刚被太阳晒过有着非常舒适的蓬松感,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深陷其中。窗外十分安静,赤司征十郎在黑暗中轻轻地眨了眨眼。
  「果然赤司君还是没睡着呢」少年的蓝色头发已经有些凌乱,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来。但是他的眼睛像玻璃珠一样在微凉的光芒里发着淡淡的光。「从明天开始——赤司君就不会再来我家住了吧。」

  是啊,于是名为黑子哲也的他的生活马上就要回归正常,过着符合他的平常的生活。
  可是这样就真的好吗。

  身为初中生的赤司征十郎并不太了解,或许原本他的思路就十分混乱,到现在也看不清自己的想法。
  他侧了一个身,假装没有听见黑子哲也的话。可是就在下一个瞬间,他听见了少年的脚踩在地板上慢慢行走的身影。他的被子被掀开,裸露在空气中的背部虽然不是很凉却暴露在了身后人的眼中。他感觉身后出现了一个温暖的热源,浅浅的呼吸打在他脖颈处,稍微有点痒。
  也不知道他的伤口是不是还是很痛。
  他在心里默默地道了一句「晚安」,也坠入了深深的睡眠的海洋。

  一夜无梦。
  睡的恰到好处,让人有一种莫名的餮足感。如同溶解在水溶液里的最终饱和的一滴,黑子哲也在清晨睁开了双眼,此时的他躺在自己的床上,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有椅子摩擦痕迹的地板上。楼下,他的母亲已经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哲也,早上好」
  「嗯,妈妈,好久不见,早上好。」
  
  生活轨迹里似乎没有赤司征十郎闯入的痕迹,只有他身上隐隐作痛的淤痕提醒他,过去都依然发生。
  所以,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黑子哲也不知道。

评论(5)
热度(37)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