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世界终结·00

  我想让他们从小认识,一起长大。

  一起迎来他们世界的终结。

  全部架空,不听有人说OOC。

  这是我的,关于他们的故事。

 

  00 12.19-12.20

 

  今年冬天来的特别早。

  恰似鹅毛的大雪从十二月起就一直从浅灰色的天空中缓缓落下,不一会儿铺满了整个道路。街道上也因为圣诞节的来临竖起了高高的圣诞树,上面点缀着的彩灯在黑夜里闪闪发光,即使此时星星看得不是特别明晰,可那亮晶晶的灯光与星光相比可丝毫不逊色。就在不远的地方,打扮成圣诞老人样子的年轻人们正分发着许愿牌,雪没有阻挡人们的热情,他们纷纷写下亲手自己的愿望并挂在树上,祈祷自己的希冀能够被实现。

  平安夜一直都是这样热闹的景象,可在医院里相比之下就有点凄凉了。泛着消毒水气息的空旷走廊,粉刷的雪白的墙面和手术室门口亮起的红灯拼接成了医院的常景。灯光倒映在大理石地板上幽幽地,像书里描写的幽灵。而在让家属等候的椅子上,一名红发男子十指紧握,紧闭着眼睛,咬着下唇在同样在祈祷着。

  「诗织——加油啊。」他轻声祷告着,在这个窗外世界满是流金溢彩的时刻,这个安静的医院的通道里,只有他一个人,在焦急地等待着。虽然医院告诉他也可以在一旁陪同他的妻子,可是他没有来由地感觉到害怕,所以选择在外面等待。

  现在想想还不如进去——说不定他的妻子能够更加安心点,自己也不用在这里束手无策。

  啪。

  手术室的灯由红转绿,先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医生摘下了口罩,对着赶忙从椅子上站起的男子笑着说。「赤司先生,您可以放心了。现在您太太的情况稳定,而您的儿子真的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小少爷。马上您就能在监护室里看见他们了」

  「真的非常感谢您!」

  赤司征臣不是个会轻易流露自己情感的男人,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仅仅是赤司一家之主,更是一个小生命的父亲了。这种喜悦和难以表达的感情混杂在一起,男人竟是鞠了一躬,主刀医生则是讶异了一下,又露出了笑容。「您真是个幸运的人。」

  幸运吗,这个词在赤司征臣的字典里出现的次数少的可怜。他是习惯性的努力家,大部分的成就背后他都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尽自己的全力成为符合赤司家的当主这一身份。可一遇上世人所说的概率性事件,他就觉得有一丝别扭。

  说实在的,把未知托付给概率,给所谓的神明,他觉得靠自己更为实际。在这个时刻,他点了点头。「也许像您说的那样吧。」

 

  进入病房的时候,他的妻子似乎因为失血而嘴唇苍白,整个人十分虚弱,反倒是躺在罩子里的婴儿看起来生龙活虎,眉眼舒展的很,肉肉的手脚冲着赤司征臣不停地挥舞着,虽然还不会说话,但眼神是清澈的冲着自己的爸爸踢蹬着。说起来,今天是圣诞节,结果他们一家因为这个突然降生的小家伙可是只能在医院过了。

  「征臣能帮我把窗帘拉开一下吗?」

  这是阴沉天气之后的第一个晴天,阳光不是那么强烈,给雪也镀上了一层金色,透进窗照进病房内,在柜子上的太阳花也看起来十分有精神。「不要想着开窗通风,就算诗织现在希望的话,怎么看都是会着凉的」

  赤发男人看着妻子对自己展开的笑容,撇过头刻意不去看。但是躺在婴儿箱里的家伙似乎不太给自己父亲面子,嗷叫了起来,声音很软。

  「你还是一如既往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呢,嘿嘿」

  他的嘴角也出卖了自己想要强装严肃的模样,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想想我们也为人父母了。不过,这家伙以后绝对会吵到你。」他拿起一个苹果在手里,自然地削起了兔子苹果。

  「征臣总是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坏心眼呢」她张开嘴接了塞进她嘴里的苹果,咔唦咔唦地边吃边说。「我住院之前就有发现征臣就在给孩子挑名字,男孩女孩各有七八个呢,不过我想既然他是男孩,那就应该是那个名字了」

  「赤司 征十郎」夫妻俩都笑了。

  「有一个古国说十可是好数字呢,十全十美。一定要平安健康地长大哦。」诗织小心地从征臣手里接过还缩在襁褓里的婴儿,点了点他的鼻子。

  「哇、哇……」赤司征十郎也皱了皱眼睛,然后咧嘴笑了。就在这个时候,赤司征臣的手机响起。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手机,用口型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他满脸抱歉。

  「明明诗织刚刚生完孩子,董事会那群老家伙就要我赶快回去处理事务,明明不是我也完全可以有人做好的!」他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彻夜没睡的疲倦还没有完全侵蚀他的意识,可比起这个,他可能马上就要离开他的妻子和孩子。

  这一点,让他想耍赖不走。毕竟,赤司征臣从来都不是一个任性的人,现在他完全有资格有理由肆意妄为一回,这会他不想去了,不论说什么都一样。他握着赤司诗织有点冰凉的手,有点紧张是不是要按护士过来看看。

  「有的时候,你确实是紧张过度。这样也证明你真的很爱我啊。」诗织拉过他的手。「不论怎么说,工作也很重要,我没关系的。而且这里是赤司家有股份的医院,不要担心,你就去吧。」

  虽然他们结婚已经有两年了,他也算是个中年人了,听到妻子的告白脸上还是不免蹿上一丝热度「这种事没必要说的那么明白,说什么也不能你生产完的第一天我就去上班,老家伙们真该消停点。」

  「去吧,没事的。现在,我们有了征十郎,什么都不用害怕了,对吧。」她长长的赤色的头发垂下,被阳光照的整个人都笼在光晕里,看起来非常的虚幻,也无法让人拒绝。

  「——好吧,那你好好养身体,等我忙完这一段,就算有人从医院里把我拖走,我也不走了。你赶也不行。」

  「好好好,记得让司机给你带三明治和热咖啡,看你的样子肯定晚上都没有休息」

  「诗织现在就有老妈子的感觉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那、我就出发了。」

  「嗯去吧。」他看见诗织对自己挥手,自己也有点稚气地挥了挥手,不过怎么想又觉得特微妙,又摇了摇头,快步向医院门口走去。

  十二月二十五日,晴转大雪。

  清晨刚出现的太阳不一会儿又被乌云所遮盖,灰色的天空呼啦呼啦地飘起了大片的雪花。赤司征十郎也正是在那个晨光熹微的早晨来临之前出生。

 

  「话说听说今天医院里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孕妇呢。整个人小小的,突然一下就会消失不见,也是让护士吓了一跳。」来送餐的护士长和气色一天天好起来的赤司诗织早成了好聊友,可是护士长不知道温柔好相处的赤司诗织偏偏是个灵异爱好者。

  「听起来很吓人,不过那一位想必也是一位十分可爱的太太呢,好想认识啊」明明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诗织却笑得很开心。

 

评论(11)
热度(57)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