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夏㈠

#蝉在叫,人坏掉#

#阳炎PARO#

#循环和逃脱循环的故事#

#不会好长且有BUG#

#流血死亡厄运表现慎入#

 

 

  这是一个蝉鸣聒噪的夏天。

 

  是暑假的周六。

 

  炫目的阳光让世界的棱角都泛白,对于繁忙的准高三生来说,意味着漫无止尽的补课和永远无法完结的考试。明明一切都在一年之后终结,却好像永远看不到尽头般一路延伸。他们就像在这样耀眼的阳光中不断升腾起的尘埃,不知为何而拼死地攀爬向上。

 

  八月十五日。

  阳光非常的灿烂,让人不禁怀疑起它的真实性。看起来十分松软的白色云朵伏在天空上,慢悠悠地涌动着。

  时间在流逝,被光照射得格外鲜亮的树叶投射在灰色地面上的影子里也参杂着碎金箔的阳光,其中隐藏着小孔成像形成的太阳的形状。他垂眼往楼下看去,思忖着更为广阔的空间里存在着的事物,又瞥眼看了看黑板上同学的演算,又端正坐姿存好心思,延续着一度的演算。很快得出的结果,和预期的结果相近且与那由粉笔书写的结果一致。

 

  大概自己或多或少有些许进步吧。

 

  他摸了摸自己浅蓝色的头发,距离上一次理发过去了很长的时间。

  「是时候去理发了,下午也没有课……」他自言自语着,听着从缝隙里渗透进入的夏季的蝉鸣,果然是越到燥热的天气,他们也鸣叫地愈发厉害。说不定都在教室里的话,也会因为滞重的气氛而住嘴呢。

  不过,女生们会吓坏吧。这样想着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很小的笑容。他的同桌对上他带上了恶质光芒的眼神到像是看到什么稀罕事一样,摆出了微妙的表情,又不知从哪里弄出一本没见过的习题集开始写了起来。

  说起来,他这位同桌一直在全年级被各种神化,快成为了传说中成为「偶像」的男人了。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因为他谷歌过。

  所以要说起来为什么这么在意的原因,果然还是那个吧。全班男生最初排座位的时候,这位赤发的少年一眼相中了自己的身高,指着自己说。

  「这位同学,我对你很感兴趣。」

 

  要问当时他的心情嘛,除了尴尬了一会儿后,也没有多少人会记得这茬吧。毕竟他,黑子哲也,从来不是一个存在感很高的人。

  混迹在同类中间很舒服,不希望有过多的人来干涉自己的步调。而这个人,虽然很显眼但不是那么让人讨厌,尤其是看到那一笔漂亮的字迹之后,他也就默认了这个同桌。

  赤司征十郎。

  他喊他「赤司君」,中规中矩的称谓。而他喊他「哲也」,每次这样的称呼总让他在心里的某处皱起一个小疙瘩。可他不问他原因,只是迎上那对赤色的眸子,看见内里自己的倒影,他觉得自己的表达会变得苍白无力。

 

  说到底,终归是要各奔东西的。就在不太远的三年之后。

 

  今天是八月十五。

  最后一堂物理课讲解完之后,他把要带回家的作业整理好,再将放在桌面的书都收进桌肚里,再将椅子贴进内侧,背起书包准备去马路对面的理发店剪个头发。他确认自己的翻盖手机还在口袋里,接好耳机,想听着最近刚下载的歌,走出校园。

  就在他准备穿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哲也,周日晚上要交的试卷你忘记拿了,我给你拿着了,你在路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到」

  在头顶阳光的照耀下,他站在马路中央,转身准备去学校大门口等候一会儿。

 

  说起来,因为温度过高,视线会发生膨胀从而扭曲起来呢。这真是个盛大的季节,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刺眼。

 

  紧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他注视着混乱起来的世界,想伸手触碰些什么,但是嘴唇无法开合,连眼珠都呆滞了起来。

  真是不太好的情况啊。错位的疼痛和温热的液体,以及浓厚的铁锈的气息,和再也无法用感官确认的夏天,以及平和的某人的面庞。啊啊……都看起来那么的美好。

  明明是这样让人刺目到落泪的季节呢。

 

评论(2)
热度(52)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