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

恋爱是互相驯化。

 

 

  据说,在一起之后,人与人会变得相似。

  黑发青年站在去往另一座城市的站台前,和周围的很多人一样等着下一班列车的驶入车站。在渐暗的天空下,灯光照得人觉得晃眼。他心里下定决心等这次项目的奖金下来肯定买一辆车自己开,而不是在周五傍晚挤车跑到自己恋人的所在地。

  他眼前恰好有个位置,但面前可是站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他立刻选择了一如既往「好孩子」的模样,对他们说「您来这里坐吧,我没关系的」

  他,花宫真顺带露出了十分良善的笑容。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所取得的名门大学的校徽看上去那么地应景,包围在周围人的微微点头的场景里简直合适极了。他的心里饱含着奇妙的满足感,毕竟这完全按照了自己的预期进行。想必那个蓝发的小鬼看到自己突然出现也会十分高兴吧。

  周五晚上意味着什么,是被工作日压抑的人们倾巢而出,享受着即将来临的周末,穿行在交错的霓虹灯光里的放纵时光。而他也将和他的恋人共同度过这段好时光。

  不过前提是——

  他觉得到黑子哲也宿舍楼下等他是个无比傻逼的决定,或许这样他就不会看到那两个混小子扶着自己的人的瞬间了。一个像个金毛大犬而另外一个赤发小子则眼神里透露出无法形容的高深莫测,可这两人相同的地方,都眼里带笑地扶着一个醉鬼。

  在花宫真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自控能力极好的。冷静地去分析情况,做出对自己最优的决断,不用太努力想要的东西基本上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然而。

  身体行动高于思维控制,他拦住往宿舍楼里走的三人,黄色头发的男人明显被吓了一跳,而赤发男人则了然的样子,中间的小个子却低着头不说话。这种情况让他很是尴尬,方式都如同弹幕般在脑内扫过,最终还是先叹了一口气。

  「我有话想对黑子说,能请你们先把他借我一会儿吗」

  「哈?可是小黑子现在——」

  「让哲也去吧,凉太。这个人应该没关系的」当花宫真看清那个男人的时候,倒吸了一口气,心里又不舒服了。

  这个人什么都知道。类似于直觉的思考闯入脑内,让他在接过满是酒精气息的男人的时候,心里满满地郁闷。果然自己还是不太适合这种突然给出一个惊喜来让对方喜出外望的剧本,反倒是有些质疑起这段恋情的可靠性了。

  『但是他啊……』他瞥了一眼在宾馆里蹭着自己肩膀的青年无意识地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内心泛起的黑暗面瞬间就被逼退了。

  自己拿这种人没辙。花宫真从接受这位学弟告白的时候就确认了。

  对上那对过于纯粹的眼眸,他反倒是越发清楚地发现自己日常的时候思索的事带有的阴暗心思太多。

  但是那不是坏事。他自己也一直这样确信着。

  「呐、黑子,稍微抬一下头」晕乎乎的黑子只是觉得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就顺从地照做了。有什么闯入口腔,并在翻搅着自己的舌头,强行与之纠缠。他因为呼吸不畅而发出了细小的呻吟。「唔……花宫学长」

  花宫真轻笑一下,真的觉得自己非常的婆婆妈妈并且非常幼稚,好像被什么收服了似的。

  「哲也、小黑子。说说看看,刚刚是谁在吻你啊」他松开蓝发青年的头,他发现对方因为呼吸不畅与饮用了相当量的酒精而面部潮红。

  「欸、怎么回事花……宫学长为什么要学其他人的称呼,嘿、好奇怪」

  这样一来,他确定了只有他吻过他。这个人,完全地属于自己。

 

  「那么黑子要和你喜欢的花宫学长……做吗?」

  他看见浅蓝色的眸子里映出自己的身影,大概是充满了欲念的眼神吧。

  「嗯……好」

  青年露出如同挑衅般的眼神,勾住了黑发青年的脖颈。

 

  翌日。

  「我真的是非常喜欢花宫学长,不是,是、真、哦。」

  「就算你直接喊我的名字也不行,下次你和你熟悉的那帮人一起没我在场也不能喝那么多了,知道吗」说时迟,那时快。黑子哲也的鼻子被花宫真结结实实地揪了一下。「哈哈,真丑」

  嘛……真的恶质地像个孩子一样呢。

  「大概这是我被带坏的原因吧」黑子也不甘示弱地说。「怎么看都是不提前通知的花宫学长不对吧,就罚你……以后一直请我喝香草奶昔吧」

  他学着花宫真的模样吐了一下舌头。


FIN。

 

评论
热度(32)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