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夏㈡

前篇→苦夏㈠

  

  

  赤司家唯一的继承人,赤司征十郎。不知从何时起,不再来学校出勤。

  说起来都是准高三的第二轮复习了,不过就算不出席平时的学业也能稳坐第一丝毫不被撼动,在年级里早就成为了传说意义上的人物。

  只有出席考试的时间,总之就是两天他能偶然遇见那位蓝发的少年,是很适合夏天的配色,浅蓝色的头发像雨后初霁的天空的色彩,而白皙的皮肤让人联想到富士山的雪。他看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

  转身走进第一考场靠近窗户的位置,那是恒久归属于他的座位。在考试期间瞥眼就可以望见广大的天空和学校里浓绿的树林,融化在夏季阳光里的一切。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电子闹钟上显示的日期是八月十四日,深夜未过十二点。

  「明天又是一个去学校的日子吗?」

  他这样念叨着,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在高二上学期突然出现的梦魇。那是在深冬时节,期末考刚结束的那天晚上,他突然看见了他班上的一位同学倒在了正对学校大门的斑马线上,还有原本准备满心欢喜冲向他的自己。或许是处于第三人称的视角,一切都显得十分地不自然,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搭错了神经。

  满眼的鲜红色,在画面一花的瞬间,他发现了自己手上早已是沾满了新鲜的血液的味道。扭曲的视线和蒸腾而上的热气夹杂在一起让他在梦中惊醒。注定的阶段考又无法避免,原本条件说好的是「只要维持年级第一,其他的都可以由自己支配。」,所以也就不存在装病不去的选项。说到底,总不可能说服父亲由于自己的梦境就放弃出席。

  所以。在电子显示屏跳跃的那一瞬间,八月十五日来临了。

 

  那是从未见过的蓝天,阳光散发着白色的光辉,他凝望这个世界的瞬间竟然意外地产生了眩晕感。那是从眼眸传递到脑内的刺眼,像是被泼洒了一地的高光碎片,要把视网膜都燃烧殆尽一样。时隔一个月的时间,站在校门口竟然会产生异样的不协调,但终归是没有办法的事。他的头发到也是有些长了。

  「马上又是一场硬仗。」

 

  百战百胜。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缓缓地捏紧拳头。这样重复的胜利是否毫无意义呢,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内心的某一处在提醒自己,这样的成绩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不可剔除的习惯。与此同时作为习惯之一……今天也会遇见那个蓝发少年吧。

  不知为何,少年人总喜欢那种像是命运注定一样的设定。强烈而鲜明,刻骨铭心才是所谓感情的开始。但是喜欢这种类似于在手指尖缠绕着的红线,只要轻微地摇晃,就会像溶解在空气中一样消失。

  可是那名叫做黑子哲也的蓝发少年,就站在了光影交叠的水泥路旁,低头用手捧住了小小的光斑,用手合住了光斑,仿佛在捕捉萤火虫一样。自然光斑转移到了手背。这样的动作非常地幼稚,却让他眯眼笑了起来。

 

  「嘛……怎么想结果都会是这样呢。」他确实瞥见了对方的姓名牌上的字样,倒也是顺势搭话了。

  少年倒是十分自然地松开了手,那一块光斑似乎也没什么不同,却恰好照亮了额前的小小的区域,如同报复似的在脸上的区域画圈。他并没有停下,而是仍旧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向前走。

  是的,走过这一块区域就是涂染上白色的世界了,灼热明亮的让人盲目的景色。可以让人躁动起来的太阳和没有云朵的时间,相比这样晒着的话会出汗吧。那种体验稍微让人有些厌恶。

  「赤司君,请稍微等一下。」那个拥有和天空色彩相近的少年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把遮阳伞,再次创造了一个小小的阴影。「如果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撑着伞到教室去吧。」

  看来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被当成了身体不好的人呢,赤司征十郎讪笑着答应了下来。他们躲藏在这一片小小的阴影下,地面的热度从脚底蔓延而上,却也不在那么难捱了。

 

  这是属于他们的夏天的,小小的插曲。

 

评论
热度(46)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