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夏㈢

前篇→苦夏㈠

  →苦夏㈡

 

  说起来这个第一名的位置一直都非常的奇妙。

  原本就是位于最为顶端的教室,旁边都是废弃不用的教室,偏偏还是三面都是窗的可以俯瞰整个校园。而在靠近外侧的地方,面对着垃圾桶的是归属于他的位置。由于不是联考也不会采取打乱编号的情况,于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取得了相应的名次才拥有资格坐在这里。

  赤司征十郎并非没有熟人。从过去初中熟识的朋友原本就不在少数,礼貌性地回应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不过想来自己的存在本身就被划为异常了吧。因为他们即使共享着相同的资源,但实际体验完全不一样。他在草稿纸的右上角带有略显尖刻的笔锋写下自己的名字。

 

  「只要渡过今天的话——马上又是回归到平常的生活了。」

 

  更何况,今天还确实了解到了那人的名字。翻动试卷的过程中,他不禁微笑了起来。唯独没有把自己当做非正常的,甚至以为自己是病弱的黑子哲也,就像是这无尽的蓝色天空般透彻。如果下次遇见的话,不如问问他家的方向吧,如果顺路还可以让司机带他一程呢。

 

  其实就是,想成为和他成为其他朋友不一样的朋友。

 

  这样的想法让他自己有点想笑。他大概觉得也不会再有这样冲动的时候了,于是在确定没有什么失误的额情况下,稍微提前了点交卷。赤发的少年发现老师用有些讶异的表情望向自己。正值中年的女老师扫视了卷子之后又不禁对他点了点头,他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现在,半敞开式的走廊里异样的安静,阳光透过墨绿色的扶手在水磨石的地面上投射出一块块规则的亮块,如阶梯般一直延伸到走廊的尽头。轻微的风卷起夏季的热浪,放眼望去所看见的是浓淡不同的绿色,仿佛浓墨重彩地赞颂着这个绚烂的季节。

  独自游荡在走廊里的赤司征十郎可以听见脚底球鞋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深吸一口气,自然就会联想到在这样空旷的走廊里,过不了多久就会逐渐地沸腾起来,可在此时只有自己在缓缓地往校外走去。

  如此特立独行的人正是自己。

   

  径直离去,还是——

   

  沿着楼梯向下走自然都是考场,可他没想到黑子哲也坐在后门的最后一排位置恰好抬头看到了往内里瞧的自己。

  不好,脸有点热。

  他强作淡定地笑了一下,就依着那教室的墙定住没走了。这种事属于逻辑外,不过他确实没想到自己是这么幼稚的人,这样的思忖还没有结束,少年已经从前门交了试卷,收拾好了东西出来了。

  『看来这家伙意外的能行嘛』

  赤司征十郎这样想着的时候,黑子哲也则从包里又拿出了之前共撑的太阳伞。

  「来,请和我一起接受阳光的洗礼吧」透明少年的浅蓝色发丝在虚空中松散开,融化在蓝天的色彩里。他的笑容溶解在眼中,甜度与吮食奶昔相似,不是过分的甜腻,而是恰到好处的口感。就在不尽意间,他赤色的眸底里也不易察觉地染上些许笑意。

  「那麻烦黑子君了。」

 

  走出校门的时间离考试结束还很早,赤司征十郎看着黑子哲也兴致勃勃地样子,问了一句。

  「黑子君是要直接回家吗?如果是这样,我就在这里等司机来就可以了。」

  「嗯——我准备买一杯香草奶昔再回家,夏天喝那个真的非常的舒服。不过,赤司君身体不舒服的话,我还是陪赤司君等一会儿吧」

  「……」

 

  那样太麻烦你了。

  这样的话并没有好好地说出口。或许是因为日光过于强烈,让一直处于较为舒适的环境的自己感到不适应。闭上眼的瞬间,噩梦的碎片直接蹿在眼前,沾满浓稠血液的自己的双手和蓝发少年瘦弱的身体。

  他用力揉搓着自己的眼睛,幻象消失了。

 

  「正好我也想喝冰的,不如我陪你去吧」

  这个人真的很喜欢香草奶昔呢,虽然赤司征十郎不执着于甜品,可他乐于陪黑子哲也做他爱做的事。

 

  「那么——、」

  「又要开始了哟。」

 

  白线和黑线构成的道路,搭建起从这边到那边去的桥梁。他们确实是踏上了这一次的道路。高鸣着喇叭的车辆从近处突然加速,像是被设定好的一切再度上演,和无数次少年沾满鲜血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这一次、一定要将你……」

 

  从这具身体里流淌出来的是沾满铁锈味的液体,和他本身的色彩融为一体,成为这个夏季最为艳丽的色彩。他想用手好好触碰跪倒在地上的少年,用力地想要微笑。

  但是他有点累了。

  白色的太阳嵌在无云的天空上,嘈杂的人声与嗡嗡的耳鸣让人因为无聊想要睡着。

 

  「你得救了呢。」赤司征十郎的手确实是从黑子哲也的手中滑下。

 

评论(3)
热度(4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