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手问卷(闲来写的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早川冶。过去随便叫过一些名字,说起来名字之类的不过只是符号而已,但是作为符号也要是一个好看的符号呢(笑。
  嗯想到的是清晨的河川缓缓流淌的情景,最好还有稀薄的光芒和悬浮在空中的水汽,冶一说是无法与文豪太宰治比肩,再一说是自我冶炼。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从事的话,倒也没有说得那么正经。我第一次尝试小说的写作是在小学三年级,那时候看一位高中的大姐姐写的文真的很好,像是有深沉的蓝色从心口里缓缓挤压出来的感觉,那时候也是第一次读那种同人小说。之后就想着和她一样写,但是总是半途而废了。【笑

  之后一直断断续续的有在写,初三毕业之后平淡的语气说自己的故事,再到高中写了很纯情的男孩和女孩的故事,是同人向的,也写男孩子和男孩子的故事。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的文风是漂浮在深海中的浮冰块,在灰白色的天空下随意游荡的随心的模样。并不是很清楚别人的看法,但是有被提到过爱用语气词。新交的朋友说会联想到太宰治,可能是好孩子的文风吧(笑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大。说到底那时候的写法其实相当胡来,还参杂着火星文,总之没有章法,喜欢虐,题材集中在架空上吧。而现在按照自己既定的模式来写,比较贴近实际。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村上春树的空灵,太宰治的无赖,夏目漱石的优雅,京极夏彦的诡谲。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最擅长写的……对话和心理吧。
  其实写景也挺喜欢的。

0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肉。卡肉。

  和大批的剧情发展,奇葩脑洞的逻辑合理性。

0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如果按照普通速度的话,不存在意外应该是两小时4K字。
  但是意外一直存在。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这……得看题材。准我胡来的,时间会长。不准胡来的,会短。
  不,不能短。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听歌。所以会出现写鬼起来嗨(。・∀・)ノ゙这种局面。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式等)
  都行。归根结底都是工具而已,用于来写的工具。但是如果不在同一个文档里,或者同一个笔记本里写统一的内容会觉得很烦。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手写的草稿的字,基本只有自己,不,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懂。
  风格就在哪里,和正式稿、草稿无关。

13. 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有虐点但是总体不是虐的题材,习惯于写现实,但不介意尝试其他的题材。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职业作家最喜欢村上春树。
  原创耽美作家喜欢小周123。

  村上春树几乎是我打开新世界的敲门砖,虽然那时的我并不是特别懂,但是每次增长岁数回过头再来看村上的书总觉得响彻胸腔的鸣响在血液里震荡。

  小周则是浓稠的血液,涂抹在全身上下都是厚重的赤色。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当上不是很难。但是我比较希望能过得安稳些。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特别的经验……写自己认识的人并能让他或她看到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把自己的经历碾碎了成为自己笔下的故事,并能让那个人笑的话。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了。

17. 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有些情感就算不说出口,也会在数量上反映出来。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最喜欢的是,所谓无名。是的,就是这么少女。不过有一章没有放上来。放一段吧。

  关于生日礼物。
  你的生日是***,我的生日是******。
  我送你的第一个礼物是上面有DIOR字样的钥匙形状的毛衣链。
  我送你的第二个礼物是围着围巾的存钱罐。
  你送我的礼物是在亲吻的热带鱼的笔筒。
  价格方面就是正常的那种,三十块钱不到就可以解决的东西。如果硬要我给这些东西打上标签,大概第一个就是廉价,第二个就是真心。
  不关于情感,只是想送就送了的那种真心。不是为了应酬,只是一味地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而进行的小小的仪式。换回一个人的简单的笑容还有一句大大的谢谢。呃,我是这样认为的。于是记得那个时候的你笑得很灿烂地收下了。而后生日之前他你用双手撑起小脸儿问准备好了没有。然后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说,你在问什么。
  

  “你明明知道的很清楚。”然而你这样吐息出浅谈地声响。
  啊啦啊啦。我真的知道的太清楚了。
  我们真的都挺贪婪。能攥在手里面的东西就不再珍惜,如果说是需要追逐的东西我们就会报以极大的热情把那个物件抓入手中。
  七宗罪之首——贪婪。贪婪这种东西的表现,可不仅仅是会流露在浮华的物欲上,而是,心。渴求一切的心灵。你就是这样一个努力的人,但

  我偏偏就是一个节奏慢喜欢自己顾着自己的事的优哉游哉的人。
  本来就应该如此。
  你却举起银亮的餐刀,劈开了我的封闭的世界。原本的那个世界是有波形的,如同每一日的光影的变化,又如同湖水的微震,总之是充满了规律性的东西。我不会为了任何人去做多余事,甚至本来要做的事我也会拒绝去做。跟随着自己的节奏,得到不好不坏的东西。

可你却在某一个天气晦暗的早晨,所有人因为早起使得教室里面气压低的瘆人的时候,扬起嘴角,顺带附赠了轻轻地嘲笑声。归根结底就是这样的东西。


  ——我的成绩比你好得多,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耍威风。

  分崩离析。
  我那个时候很想问你有没有听见我的玻璃心嘎吱嘎吱地碎了一地的声响,我愣了在我自己所观测角度的很长时间,然后用力地捶打了桌子。那声音让早读本来就宁静的班级,变得更加的诡异。

  “啊啊啊,你成绩好又怎么样了?”我的刘海遮住了我自己充血的双眼,明明没有强烈的光线,为何会有灼伤的痛楚呢?自然没有人对我心中提出的问题给出解答。锐利的撕裂感从思维的最深处,通过无数的神经元传到,传递到我的双瞳。

  你的嘲讽却在心里扎下了根,那种不安感有时会似潮水涌上心头。我一直以为我的朋友只有你,于是也以为你会把我当成朋友。
  结果——,
  自以为是的家伙总是没有好下场,我默默地抓住我的笔,再看看那个记录了自己梦境的本子,连表情的变化都没有。开始诵读乱七八糟的素材。
  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中女生了。

  成绩固然重要——
  但是像我这种成绩不好不坏,在学习上花费的心思也是颇为微妙的人类。
  在丧失了你给予的压力之后就那样,寻求自己的未来。看那些为成绩拼过头的人,如同凝视着遥远光年的星体一样。


  ×
  不会再去打开那个日记本,看了会笑。

  FIN。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真的说的话,没人会讨厌自己的文风吧。毕竟大家都是笔耕的人呀。希望自己的风格能多元化一些。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随意吧。


评论
热度(4)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