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路·01

本子就快写完了所以来造个势。

如果真的出来卖了还请多多关照。

这是毒性的肉BONUS。我真的不会再多发了。

其他的包含的文我会去打上TAG名#时昔日#

有兴趣可以戳。

 

01

  人们形容感情的字眼千奇百怪,如烟火般转瞬即逝的话语在唇间吐出,电流般刺激着神经末梢的,便是爱情了吧。

  就是全世界就算是烟火绚烂,眼中只能容下一人的心情,胸腔内的脏器在激烈的鸣响的体验,黑子哲也有过。

  他依稀记得他们的初遇是在一个有点阴郁的天气,所有的色调都裹挟着灰白的色彩。风摩挲过叶间,连湖水都泛起墨色的涟漪,虽然可以看见阳光,但浅淡的光线中,事物的轮廓终究是苍白的。

  他注视着手表秒针指向的方向。

  在街的对面有一个赤发青年微蹙着眉头拿着银色的打火机点燃了指尖夹着的烟,橘色的火星忽明忽亮,兹拉兹拉地燃烧着。从亮点处,似灰纱的烟雾扩散在空气中,转瞬间没有踪影。那位青年的黑色风衣被熨烫得十分服帖,背脊笔直,如同街边表面涂层早已斑驳的雕像缄默站定在原地。

 

  『是在等待着谁吗?』

 

  突然间,强风卷起地面粗糙的尘土迷住了黑子哲也的双眼,他抬起手背想要擦擦发疼的眼睛。朦胧的视线好不容易清晰之后,隔着双黄线的那人仿佛感知到这边的视线,从唇边移开了烟,朝着黑子哲也的方向瞥了一眼。

  赤发红眸的他,眼神里还带着些许凉意,可就是那样的时刻让黑子哲也更加确信自己是一见钟情了。不论谁都会说的多巴胺分泌,就是无法比拟此刻的心情。

  不知道是何种原因,黑子哲也想被他用力地按进怀里,就算周遭尚有路人来往的情况下,他希望和他在这里深吻,唇舌纠缠,直到两个人都快要自燃,之后就顺势你来我往。他可以想象赤发男子的肌肉上微微渗出的汗珠与自己的喘息交融在一起,露出稍显青涩的微笑。仿佛在他的眼中,他的世界里只能容下那么一个人,自身就要融化在他体温的热度里一样,被进入、贯穿,随后溶解在其中,连分子都爆破在他的爱的腐蚀中。

 

  现在的时间是深秋,是一个黑子哲也喜欢的季节。在这样的季节里遇上喜欢的人,大抵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为合适的奇迹了吧。

 

  这样说着的过程中,黑子哲也都觉得他自己的反应令他难以启齿,事实则是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不论是雨后床上残留下的濡湿的水渍,还是煮水煮蛋的过程中捞起的白色围裙产生的层层叠叠的褶皱都让人感受到身体上的餮足。无言罪愆,只是想就这样凭借着本能做下去,契合的身体与交缠的四肢,被喻为最佳的无脑生活,如同爱上饮淡饮一般的进程,迷恋上它的时候约摸着喝一千毫升不带腻味,甚至恨不得再去免费续水,令残存的气味一滴不落地全部吞噬殆尽,还要自虐式地用剩余的冰块填充完不满足的喉咙,管他冰冷的炙热的总之吞下去,内心的某处就会觉得是的的确确满足的。

 

  淡蓝色的黑子哲也蹲在街角抽烟,仔细观察起来他的重心尽在一只脚上,还伴随着不规律的抖动。他的头埋在膝盖间,让人看不清他美好的蓝色虹膜,伸出的右手中夹着未来得及抖掉的烟灰,烧起兹兹的火星带起烟雾笼罩着他的视线。

  现在就是已经到闻到那种味道就会作呕的时期了吧,这样的烟味除开记忆中的熟悉,还有就是熟悉的烦闷。

  那人的手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瞧不清眸光,只是揪住他就将他的行动完全锁死,啃噬上脖颈,留下绯红的痕迹。

  他咋舌,心里想着要用柠檬汁才能去除吻痕。而那人则架起他的双腿,他对两人的契合程度报以相当绝望的想法,就像看到他这个人的瞬间就会在自动润滑起来一样,如同发狂的嘉年华,他的脊柱抵着墙壁,粗糙的石子让他的背部发疼。但是从身下袭来的疼痛与被抵住的快感由不得他用含糊不清的咽呜声去寻求更确切的存在证明。这种时候他越发地确定某种意义上的自虐倾向使他乐在其中,无论是被置于虚空还是切实的存在证明都比不上射精的瞬间。好似这样的交合能够带来什么一样,能抵得上幸福的小药丸吗,他不知道。

 

  黑子哲也愈发地确定了一件事,由他自己说的话,就是他早就病入膏肓了。

  那种病症就像是树木的某种症结,从最深处开始发作,开始腐朽损坏,他听见自己的心在每一个甜蜜的瞬间过后一片一片剥离破碎的声音。在思忖的过程中,他早就重演了无数次这样的过于依赖终究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他想问他,他们究竟能走多远。躺在他身边闭着双眼的他早就是呼吸平稳,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问出的话,能回答他的只有那人均匀的呼吸声。

 

评论
热度(6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