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

PARO:吸血鬼少女X人鱼少女。

给GUEST的点文之一。

@江川泛舟    :)来看!

 

  这座城市里的人,没有人没有听说过Y的传说。

  只有在满月的海滨,Y从海洋深处拍打着雪白的海浪一路上升,直到离海面最为遥远的礁石旁停驻,对着空旷的海面唱着无人能懂的歌。随着她的歌声,波浪的涌动如同在拍打着节奏一样。无人不把Y当作座城市的象征。

   

  少女听着年龄相仿的另一位少女拿着书这样缓缓地讲述着故事。

  听着讲述的少女有一双干净的黑眸,仔细看地话分辨不出瞳仁和虹膜颜色的区别,仿佛光被吸入一般,长及脚踝的浅绀色百褶裙,上身则是相同色系的白二本制服。窗外的天气约摸是阴天,没有过于刺眼的光线。少女似不在意似地伸出右手打了个哈欠。

   

  「不知道能不能遇到Y啊」

  「别说Y了,估计只能是传说里的东西吧。你的作息规律真像个吸血鬼似的,白天就在打瞌睡,晚自习的时候总是特别精神」

  「啊抱歉……现在也是有点想睡呢」剩下的半句话则轻轻地扩散在空气中「可是,Y是有的啊」

   

  她露出一个相当没有力气的笑容,作为这座城市里唯一的吸血鬼,唯有在满月的时候吸血的愿望才会满溢出来,可是每到那个时刻温润的歌声犹如巨大的光照随着满月的月光扩散在整个城市,托这个福,她每一次只能用尖牙将嘴唇咬破却毫无吸血的欲望。

  每到满月来临,她一定会从宿舍中的床上惊醒,窗外的世界亮得犹如白昼,那是吸血鬼的白夜,她沐浴在明亮得和阳光一样的月光下奔跑向无尽的海边。

 

  Y在唱歌。

  Y在唱歌。

 

  究竟要如何形容那种歌声才好呢,她的歌声里不仅拥有海洋大陆更有可能的是讲述着更为亘古的过去。她蓝色的尾巴泛着玲玲星光,淬出点点水珠,就在她快要走近的时候,Y朝着她的方向低低头,像是不在意她的靠近,海浪拍打出水花的声音,巨大的满月悬挂在空中,她锐利化的手指终于触碰到了她所在的礁石旁。

   

  但是少女总算要上去的时候,反倒是被海浪给结结实实地在脸上狠狠地抽了一顿。这下总算是全身湿透。反正这样一不做二不休,身为吸血鬼的少女将Y的尾巴一把抓住就拖着她,从礁石上把她拉下来了。

   

  她以为Y会挣扎、会反抗,但是Y的头发就像是水中的海藻般覆盖住了她的视线,而Y的手臂绕过她的腰先将她推上了礁石,随后立刻往远海的方向远离了一这片区域。

   

  满月礁石下躺着的是一只身为女子高中生的吸血鬼,和缺氧的鱼一样注视着悬在最高空的满月。就算拖着湿漉漉地身体回到宿舍大抵也会被当成遭遇了某种程度的不幸,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今晚满月,她爬过原本有玻璃片的墙头,她听见她的思绪在脑内尖叫,她想要从这里出去,恨不得将鞋子都丢掉,赤脚在地上疯狂地奔跑。她觉得她身体里嗜血的因子在呼喊着想要随意拽过看起来可口的路人好好地满足自己空虚的胃壁。昏黄的灯光下的路旁倒尽是些发色各异的年轻人,血的气味和手中的香烟一样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她的身影被灯光拖拉地很长,黑色的影子在地面摩擦着指向海浪声音响起的地方。

   

  Y、她需要Y!

 

  突如其来胃疼从左侧下腹部简单粗暴地传递来钝痛感,她觉得腹部不仅仅只是在发烫,与其说是在跑,脚步歪扭着颇像是吃药过多的小傻瓜似的,她啐了一口又往着海滨的方向跑去。身为一个吸血鬼,只能靠着自己的双脚而非背后尚未完全展开的翅膀,就连使魔也完全召唤不出来。心中自然对那些在小说中看似无所不能的伯爵们多了几份鄙夷,硬要说具体表现形式,不过是皱起眉头作出不屑一谈的姿态。

  即使是这样,她孤独的日子总算是迎来了终结。她的裙摆在摆动地双腿间飞扬出蓝色的弧度,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一个少女也在这个午夜,人迹罕至的时间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气喘吁吁地奔跑着。

  跑在前面的她终于在便利店的自动贩售机前停了下来,选了两罐热的乌龙茶,瞥了一眼少女胸前的校徽,递上了一罐。始料未及的少女反倒像是受到了惊吓,她看见了她几乎细小的抖动,像极了在深秋的光秃秃的树枝间抖动着绒毛的鸦雀。

  果然还是太突然了。她准备收回伸出的那只手,较矮的少女抚上她的手,温和的手指触碰到了原本冰凉的肌肤,双手郑重地接住了茶水。露出笑容。要怎么描述这个少女呢,和深夜般的黑发,色素稀薄的瞳色呈现出近似于金色的浅棕色。

  「谢……」

  「——啊、得赶快了」她注视着即将达到夜空顶点的月亮,再次迈开脚步「不能不快一点了!」

  「欸……?今天见不到Y的啦!!」

  她的脚步并没有因为少女的喊声而停下,奔跑的速度比刚刚更加的迅速,这种时间大抵蚊蚋都睡了,但是皮鞋击打地面的声音没有停下。她可以闻到来自于海洋的咸腥味,几乎于肆虐的海风使得她的头发都被吹得乱糟糟的,光是这样的风就让身为吸血鬼的她感觉到了自身的无力。

  明明是吸血鬼啊……为什么这么弱啊。

  毫无造型可言的头发以及由于住宿长时间的鲜血匮乏,混杂着食堂里莫名色彩的食物的气味,以及手中尚有温度的乌龙茶,她放弃性地倒在沙滩上,却惊扰了好像快要进入睡眠状态的海星。它紫色的背面向上翻卷,示威性地露出了口器,吓得她把它丢进了浅海里。她尝试性地呼唤起自己平日隐藏在背后的翅膀,那翅膀不大,横展开顶多是手臂的长度,上面的绒毛尚没有完全舒展开,漆黑的翅膀中突起的是脆弱的翅骨。

  这种异常的存在应该是与人们的信仰相关,如果说人们恐惧的力量越为强大的话,相对的异物的能力也更强。不过比起吸血鬼,人们更讨厌有可能传染疟疾的蚊子,所以也就创造了如此羸弱的自己吧。

  她努力长开自己的双翅,尽管在空中看起来有那么些勉强,不过还是能够到达那片礁石的。虽然刚刚的女孩子奋力地喊了些什么,但是Y确实在这满月之夜来到了这里,细想起来依赖信仰的Y偏偏最为相信的是吸血鬼,真是让人感觉到好笑。

  她站定在了Y的身后,渺远的歌声和过于明亮得似白昼的月光,她的背影凝视着更为遥远的地方。比起这个,她的喉咙突然难以抑制地口渴了起来,她想也许是Y的歌声抑制住了她渴望人血的欲望,但是血腥的本源无法退散,所以只能朝这异常来释放了。

  Y唱歌的节奏很慢,似催眠曲,她的手臂锁住了Y往远海逃脱的可能,尖牙抵住颈动脉的地方,不用人交就会的本能性的动作,温热的血液充满了整个口腔,使得她体会到难以描述的满足感。但是Y的歌声并没有停止,好像催促着她把她的血液赶快吮食干净一样。意识到Y意图的瞬间,她松开了口,Y也晕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Y的血液的效果,她觉得就算把Y抱到海洋的另一边,虽然这样还是有难度,应该说是带上岸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于是这样想的时候也就飞了起来,她甚至能够召唤出一两只蝙蝠使魔(比普通的蝙蝠可爱几百倍的那种),查看方向是否正确。

  把Y放在岸上的时候,她意外地发现她的手上还带着一块学生爱用的SWATCH手表,尾部的鳞片飞快地剥离,在接触到沙滩的瞬间都化作了粉尘,和普通的沙子没有什么区别了。所以Y也化为了普通的赤二本女子高中生。

  应该是Y的普通状态的她浅棕色的瞳仁里流露出无奈的感情,都说了今天见不到Y的啦。她立刻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你看我都等睡着了,她如是说。但是眼前的Y很快就察觉到不对。

  「诶诶诶诶,你长翅膀的?!难不成是吸血鬼?!」

  忘记消去翅膀的她按了按相对较矮的应该是Y的少女的头发,然后假装坏心眼地露出未褪去的尖牙威胁了一句。「说出去就把你变成吸血鬼哦」大抵是黑色的长发和攥住她的手的温度使得吓得发蒙的少女点了点头。

  「不过我很喜欢吸血鬼啦,你真酷,我一直相信吸血鬼存在呢!!居然真的——」语速相当快的应该是Y的少女突然之间蜷缩了起来。「疼疼疼……胃真的是不该疼的时候总疼啊」使魔敲了敲温度未完全散去的乌龙茶,冲这边吱吱地叫一声。虽然看上去是弱的不行的使魔,看起来确实相当靠谱,等到少女终于缓和下来时候,少女和她穿过了昏黄的路边,进了KFC,少女普通地点了一份薯条,她也一样。收银员昏昏欲睡,其他的想在KFC里刷夜的人们也多半睡眼惺忪,偶尔使过的车辆和白日不曾见过的卡车如巨兽般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划破黑夜的安静。

  眼前的少女说自己叫E,点着番茄酱的薯条慢慢地吃着,大概一直是吸血鬼的信者,没想到能见到真的,其实还想摸一摸牙齿。她笑眯眯地拿出放在包里的手帐就开始画了一个Q版的她。你真可爱,她说。

  其实她也想说,少女是Y,那个在都市传说里赫赫有名的Y,被誉为城市的象征的Y。话到嘴边总是没有说出来,说出来倒是大多数人都相信有Y呢,Y会不会很强大呢。

  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Y应该是有的。可是谁都相信Y的存在,那就意味着谁都能成为Y。所以每一个人心中的Y都是不一样的吧。但是我觉得Y更可能偏向于每一个人童年都听过的故事一样,就像那种看到宝库的时候都会有冲动说芝麻开门的那种。就像我说Y不会来一样,也只是我的预感而已。因为就像我脑海中的Y在告诉我,时间来不及,太赶了。快告诉她,慢一点就能赶上一样。

  不过现在知晓Y故事的人,大多数都当做笑谈。这样下去逐渐削弱是必然的吧。她再挤出了一点番茄酱。

  这样的Y不会痛苦吗。

  当然是必然性的痛苦,这个过程和胃病也相当相似,但是只要有人相信的话,Y必然会出现。就像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样。不如你现在真心实意地祈愿的话,明天说不定我就转学到你们班上去了。

  赤二本是城东的校服,能转到城西来未免也太过于夸张,但是她还是选择相信了,双手合十并且紧闭双眼的动作让人很难联想到这里坐着的是一位吸血鬼少女,倒映在玻璃窗的影子里E的影子突然间化为了巨大的鲸,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E消失在了空气中,薯条相当幼稚地摆成了明天见的字样,她回到学校的过程中,又再次翻进了墙内,很不巧的是,今晚班主任查了个寝,发现缺了一人,就开始发动全员寻找,被手电照到的蹲在墙头的她的姿势第二天在全年级老师间流传遍了,就在她心里暗暗吐槽着E这时间卡的不准的时候,突然撞上了一位少女。

  「我是今天转来的,叫E。初、次、见、面。」少女一字一顿地打了个招呼。「因为Y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啦,所以一定可以实现的」她凑近她的耳朵,带着笑意说。

  她捂着微红的脸,冲着班级门的方向念叨了一句,因为我也相信Y啊。

评论(6)
热度(1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