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地

http://hayakawayo.lofter.com/post/433acf_8bd3f56

  ↑接着上面写。

 

  黑子哲也同样没有放松自己的在意,不过说真的,他也无法直接向母亲质问,自己究竟是不是她的孩子。他只能自己偷偷地寻找些蛛丝马迹。或许内心某个角落期待着结果是鉴定失败,因此最终也没发现什么结果。转念一想,赤司那一方面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也就将这段插曲当做笑谈,停滞在了那个时间段,没做其他方面的在意。

 

  也许是因为年少轻狂,沧海桑田不过转瞬间,变化的速率远比内心沉淀的时间来得更快。

 

  虹村队长由于父亲的重病不得不陪同父亲到美国去治疗,因此提早将队长的职务交由副队长赤司征十郎,更因为帝光名门的方针,对篮球队以后的走向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作为一军的六人都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但是要说起压力,自然没人比得上赤司征十郎了。

  不说要直面被学校高层给予压力的监督,他甚至疲于面对父亲甩下的那一句「若是无法达成最高的水平,这种事做了也没有意义。」

  他觉得他的精神防线就如同面临着决堤的大坝,不论在何时垮塌都不是奇怪的事情。但是作为主力的六人确实是在变强,甚至接二连三的能力觉醒让他也莫名忌惮起以后能否好好掌控这些拥有超乎同龄人能力的队员们。

  他隐隐约约觉得一旦奇迹达到最顶点的时刻,就是一切支离破碎的奇点。周遭的人似乎都有了自己的挚友,可他也有了自己的好友,但心中的某处依然是干涸的。尤其是看到一军的其他几位为了少年浅淡的笑容而意外变得有趣的表情,原本是十分值得玩味的,现在却怎么看怎么碍眼。每当那样的时刻,他第一反应是移开双眸,却又不由地将聚焦对准蓝发少年。

  「就算这样,也要坚持到篮球队换届啊」他小声地念叨了一句,将传递到手中的篮球带着前进来到了篮筐下,用灵巧的姿势躲避开了两人的拦防投出了一个漂亮的空心篮。

 

  球体撞击地面发出巨大的响声。

 

  「继续来」他冰冷地扫视着已有些喘气的伙伴们,「还不够,这种水平怎么能够体现绝对的胜利呢?」

  他阻止了弹跳着的球的轨迹,动作干净利落,看似多了些确信,比过去的那一位更为犀利的眸光好似君临于帝光篮球场。

 

  如果把青春期做过的傻事慢慢地罗列在一起,会用怎样地表情直视呢?可爱的洪水猛兽在那时候张开了它的森森獠牙,张扬着自我的个性,过于自信着的绝对胜利,包含着与同龄人决定性的差距,终于其中一人无法忍耐。

 

  「啊……真是不想练了。整天出勤很累啊。」紫发的『歌利亚』将从地上捡起来的篮球,顺手投出了一个偏移的篮。

  「真的很麻烦啊!!赤仔也是懂的吧?!」

 

  要怎么办才好?

  赤司征十郎第一次愣住了,即使人们常说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的,可是这个瞬间到来的未必也太快。他的过家家,他想维护的「帝光」,都变成在夕阳下炸裂的晶体碎屑,悬浮在沾染着汗水气息的黄昏时候,空气中弥散着的是熟悉的气息。拖动着器材的声音,不急于回家的女生们在看台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的细碎响声,以及好似凝固在那一瞬间的队友,投射过来的视线都像是过敏剂似的,让人浑身发痒,甚至连那人同情的眼神也一样。

 

  恶心。

  当然,最恶心的是自己。

 

  他用手擦了擦从发丝顺下的汗珠,金色的右眼如同鹰隼般,原来被逼到绝境的自己会是这样孤立无援的心情,就连那人的一切都不想在乎了。

  从根本上来说,他在意的只有他自己。

 

  他投出了篮。

  他依旧是那个骄傲的赤司征十郎,孤独的王者,而其他人终究只能在低处仰望着他——

 

  这是他所选择的路。

 

 

  今天,黑子哲也又缺勤了。

  赤司征十郎没有给出反应,倒是作为经理人的桃井五月相当着急,说着「本来哲君看起来就是皮肤白白个子小小的,一定是训练过度了,累倒了。」

  「不,他是刻意在躲。」少年将记录手册交给经理人后,补了一句。「结束之后我会顺路去看看的,别担心」

  「说起来,赤司君最近给人感觉不太一样了,自从……和紫原君对决的那一次后」桃井的话听起来略显犹豫,赤司自然是听出来了。

  「我当然是赤司征十郎啊。」依旧是温和的御曹司式笑容,彬彬有礼也不体现距离感。桃井则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帝光篮球队一定会拿下冠军的,这样大家一定会、会」

  「无需强求」

  他留下这样一句就出了篮球场的门。

 

评论
热度(17)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