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路·02

本子就快写完了所以来造个势。

如果真的出来卖了还请多多关照。

这是毒性的肉BONUS。我真的不会再多发了。

其他的包含的文我会去打上TAG名#时昔日#

有兴趣可以戳。

穷途末路·01

 

02

 

  爱人即是毒药,他则甘之如饴。

 

  有一群名为『独占欲』的水蛭,早就将他的血肉骨头啃噬殆尽。越是和黑子哲也相处,他愈发地想将他锁死在自己的身边,甚至恨不得将那双天空色的双眼泡在福尔马林中,永久地注视着。

  那样,便不是爱情了。

  他自然知道。

  赤司征十郎知晓自己明明不是莽撞的孩子了,硬是生出一堆少年维特式的烦恼,非要在这样细小的情爱上整理出一番头绪,恨不得从对方身上留下切实的证明才能安抚这颗躁动的心。所谓爱人不正是这样,宁愿将自己这颗心挖出来哪怕沾满了浓稠的血液和黑暗的自私的泥也要装在夜空般色泽的天鹅绒盒子里给自己的爱人。

  其实他不是没有想过测试这段感情的可靠性,但是黑子哲也这个人有毒啊,就算总是标榜着自己是普通人,稍微不在意就和在无数的稻田中丢了一粒麦子一样消失不见了。可是作为赤司征十郎的麦子那注定是不同的,所以每次被发现的时刻,对方鼓起来的腮帮子实在是惹人怜爱,与未蘸酱汁的月见团子十分相似。这种不经意间的毒素从清透无垢的双眼和不太灵活的笨拙动作渗透进每一个细胞,都让他大脑短路、神经麻痹,或许这不是一个适合的恋爱对象,他觉得他更加适合将对方圈养起来,作为自己一人的收藏品。就连在做的过程中,强作镇定的微红的脸颊,似有若无的叹息声,高度的契合会使人想更加试探他的下限,通过相机记录下每一个诱人的瞬间。可是黑子哲也倔强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诱人,恨不得从里到外都操弄一遍。

  从落地窗外攀升到高天的烟火炸开炫目的光彩,亮度微微照亮蓝发的他稍稍偏过去的脸,赤司征十郎笑着与他相拥,却更为用力地进行着羞耻的行为。

 

  就让他在毒药中溺毙身亡吧,解药对于病入膏肓的人是不需要的所有代名词。

  赤司征十郎见过他毫无芥蒂地接过别人的水瓶,用他亲吻过嘴唇直接从瓶口渡过里面的液体,亦或是接过别人手中热气腾腾的汉堡,礼节性地咬上一口,但结束时总会露出不甚明显的笑容。每到这样的时刻,他就会觉得心脏收缩,呼吸不畅。

  那些原本都是属于自己的,但这样想的时候就会觉得极度不自信,就如同置身在夕阳如血的寒鸦在枯枝上发出干涸的啼鸣,大多数时刻,他选择吞咽下一切,不言原由,不置可否。

  恋心如火,妒忌如毒。

 

  气温骤降的深秋,从枝头干枯的落叶由于突然的降雨铺满了柏油马路。无人走过的路径被明黄的梧桐叶铺满,周咋的鸟鸣与灰蓝色的天幕把繁盛指引向颓败,昏暗的深蓝色调与不清晰的视线让特意早就站在街角等待他的赤司看见他正在围上旁人借与他的围巾,瑟缩在一堆围巾里让他显得更加的瘦小,似乎就要被淹没在其中,那眼神是幸福地往向那人离去的背影的。饱含着凛冽的水气悬浮在空气中,他偏偏觉得污秽气闷,便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脸上倒是摆出无事的模样,却又像是惊慌失措地没控制力道扳着他的肩膀。

  他觉得他从没有见过他如此舒展的神情,比起恋人,他总觉得黑子哲也对待他更似神、佛,并非一个普通人。

  那人说「赤司君,把我弄疼了呢。」

  笑容和能面的表情莫名重合在了一起。

 

  一直以来,赤司觉得他的心中的某处有着长着毒刺的软体动物,垂涎着那人不含芥蒂的内心,总有一天会那人被封锁在密闭的房间里,给那人栓上沉重的脚链,甚至打上标记,以此宣誓他的、他的,都是他的!

 

  简直是到了穷途末路。

 

评论(1)
热度(44)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