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what makes you

五月太太生日快乐。

这是第一次给人在LOFTER里写生贺。

之前太太有写过露普给过生日的我,真的很开心。

话这么说好久不登老福特,能遇上太太的生日真的太好啦:-D。

希望能够一直看见活跃的太太。

爱你。@SatsukiKage 

至于这篇文章,写的是普通的弗朗西斯和亚瑟的故事。

也希望太太以后能够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

 

CP:弗朗西斯·波诺弗瓦X亚瑟·柯克兰

 

 

  亚瑟·柯克兰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心想是时候了。

  也许是机缘巧合或许是别的什么的导致的结果。冬日清晨的阳光铺满了空旷的街道,常青树仍然在让人瑟缩的空气中绿意盎然,毛茸茸的黑色耳罩和搭在脖子上厚实的灰色格子围巾,祖母绿的双眸盯着自己的嘴硬是挤出一个笑容,又用力摇了摇头,这次是真的笑的自然,眉眼都弯了起来。

  他将柜子里拿出的制服领带套在脖子上,取了下来,还是选择了平日里最常用的,藏青色毛呢大衣里的衬衣平整得让他自己难以置信起来现在的自己确实是那个过去的朋克少年。

  这不是他过去的样子。

  这个城市的每一处在他的思维中都烙着关于自己的那些年轻、生涩且不羁的记忆。重型机车在划破昏黄的夜的寂静,引擎的呼啸声和电吉他的扫弦交缠在一起,跳跃着叫喊着的孩子们举起易拉罐,酒液袭击胃的内壁,扩散到全身。厚厚的烟熏妆和满是铆钉的手环颈环,手指上的骷髅,圣十字蔷薇不知是什么合金制造而成,皮肤似过敏般出现了红色的痕迹。

  他考虑不清楚明天的意味,也懒得去讨论。身为一个自由人,料理也不在行,比起被限制不如去体验一些新奇的事。所以当他自认为是他唯一的朋友推开他家的门,他身上的烟味尚未完全消失,倦意打散了他打招呼的欲望。那朋友天生就是狗鼻子,不过感谢上帝,自由万岁,皱眉的动作因为良好的教养被抚平。

 

  「你不能这样烂下去。」

  「你他×的看不下去就快点……」一个滚字还没说完,那个扎辫子的男孩就把校服的外套糊到了他脸上。

  「哥哥,我给你做饭吃,快起来去洗个脸。」

 

  在无数次有纪念意义的争吵中,考虑到小时候被这个叫做弗朗西斯的家伙错认成女孩子,还有带着自己现在已经出国的弟弟的阿尔弗雷德躲到隐蔽的地方,告诉自己弟弟被坏人拐走害得自己急到一脚踢伤了弗朗西斯的重要部位,进入高中时对分班结果的嗤之以鼻,最后都被这个乐忠于当所有人哥哥的家伙用食物收买了。

  鱼和薯条吃多了也对健康不好……用洗面奶粗暴地洗了个脸,镜子中的自己看起来就像没有了保护伞暴露在空气中,啧了啧舌,还是走了出去。

  关于这人的谣传一直只有增多没有减少,为爱勇敢的女生也不在少数。他被所有人起哄着收下情书,动作与笑容都不带着任何尴尬,仿佛着是自然不过的事情。而他背对着那群热闹的人朝着校外跑去,不知道未来究竟有什么,可是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不在此处。

  桌上的沙拉和看起来意外豪华的牛排刺激着食欲,在刀叉划开的瞬间嫩度能够被明确感知。那人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笑眯眯地吃。

  想看就随便看好了,吃完了就让你出去。解决完作为甜品的奶冻之后,那人终于开口。

  「回来上课吧,亚瑟。所有人都很想你」他金色的长发发别在耳后,看起来有些慵懒。或许很久不见,厨艺的进步还得多亏那群女友团。

  「不想被你说教啊,快走吧。要感激我没有浪费食物,再见。」一吵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话多得异常的亚瑟盯着对方打定主意要得到个承诺的样子,想了个不怎么正经的主意。他拉住那人校服的领带,吻上了那人湿润的嘴唇。

 

  「我觉得这样的世界没什么不好的」

  他感受到了对方的僵硬,就松了手。内心说这波不亏,反正要走不同的路,不如留点纪念。十多年的孽缘终于有了了结,感谢玛利亚,弗朗西斯识相就快点滚。

  他并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

  从他的脖颈处传递而来的吻和用灵巧的手指拨开了拉链的时刻,呼吸变为了不均匀的喘息。被抚慰的时刻只能让他想起曾经一起骑行过的那片有阳光渗落下来的绿荫大道,周围的风景用一种可把控的速度往身后飞速的退去。

  确实是美好的。

  回过神的瞬间,他反手掐住了那人的脖子。「别把我当成那些腻歪的女孩子,现在就让你后悔!」

  之后亚瑟的公寓里发出了惨绝人寰的事件,总之就是弗朗西斯疼得龇牙咧嘴,嚷嚷着要让他负责。那男人跳脚的样子实在是过于好笑,亚瑟好不容易停住了笑声,应了一句。

  「好啊。」

  「那亚瑟,你听我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关于弗朗西斯的流言是有很多,但是终究不是亚瑟亲眼所见,毕竟同样作为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风口浪尖的人物,早有人传自己的瘦削的身体是因为药物上瘾了。说真的,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人,一旦不能完全理解就会有莫名的恐惧感。

  逃避才是唯一能够给予安全感的唯一方法。而让自己惶恐的人突然提出来说想要在一起的请求,会拒绝吗。

   

  会拒绝才怪。

   

  之后的故事相当无趣,黏着系的弗朗西斯对于消失了几个月出现在教室内的亚瑟报以了极大的热情,对方哼了一声,也不拒绝。周末的朋克乐队演出,据说有一个男人超不合群地表演了一段小提琴独奏等等这样的段子。

   

  过往的激烈终究化作有湖面上的粼粼波光。

  「就不用再睡会吗?」终于陷在被子里的那人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埋怨自己的脸,蓝紫色的眼神里还有着未褪的迷糊。「啊……今天是预约的日子呢。」

  弗朗西斯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透过纱窗的泛白的阳光中对上了眼前埋怨着自己的亚瑟。

   

  未来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

 

  他慢悠悠地说到。

    

  但是,这不是你磨蹭的缘由。

   

  亚瑟习惯性地扑上去想揍他一顿,却被弗朗西斯结实地抱在来怀里。

 

 

 

FIN❤。

 

评论(3)
热度(18)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