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时昔日》——我想你知道的味道

  现在是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的深夜一点,因为考完了地狱三连考,几名普通大学三年级的女生睡到了临近中午才起床,外面的气温几乎能够将人的肌肤灼伤,空气膨胀——营造成了一个我爱的夏天的感觉,凝视的话抖动着的空气将双眸所见都扭曲了起来。

  宿舍内的空调一直故意调节成了蚊子不活跃的温度,呆在里面非常的惬意,裸露在外的膝盖和披散着头发,因为睡眠而满足的脸庞,所有人都肆无忌惮地懒散着,哪怕还有人在刷着下个星期的考试如何如何地让人头疼,与今天冲出去的我们毫无关系。

  冰凉的柠檬水和过于晃眼的世界都像是充盈着无限的诱惑力,与现实的接触让人真切地感觉着自己确实是活着的。因为太占内存卸掉了手机里存着的音乐播放器,站在宿舍外重新下好后就外面冲,直接开着流量下了三首最近沉迷的歌手的歌。来来回回播放着的旋律,却司空见惯地回忆起了过去。

  读到这里的你可能会觉得我的文字里泛着一股生涩感,毕竟成天和一堆英文和数字打交道可不是让灵魂滋润的好选择。但我确实是在过去的日夜里打开电脑敲击着每一个字,挤压着自己的头脑想着如何让自己的心情融入这个故事,来完成了《时昔日》,也就是我的第一本赤黑同人短篇集,非常自私地将一切都用自己的方式来讲述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这两个人的故事。曾经的我也是个弱小的姑娘,孤立无援的时候只能从这个有着次元壁的世界里了解更为广阔的世界,了解到自己所遭遇的只能是暂时性的,无数次祈祷着英雄能来拯救我,但是终究没有英雄来拯救,只能是自己强行做了这个平凡的英雄,把自己的世界生硬地摔了个粉碎——

  说起来,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更为纯粹,也更为极端。好像世界就等于学校,我会有这种体会。这样狼狈的我也会有人喜欢上吗?想从赤黑的角度来讲述一个从我最真实的读高中的经验来描述这样一对情侣,也算为那段恋情确定地打上一个句号。

 

  「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对那人不可能是恐惧。因为我们一直相信,只有对方才会最为了解自己。因为三观不和,才能看得更为透彻。」

 

  在高中的时候,有人通过用小刀来刺伤自己,也有人用圆规扎破自己,这样偏执的行为如果基于爱会是什么样的表现呢——还是说会就此成为一个渴求爱的怪物呢?但是人终究是傲慢的,这份骨气用香草奶昔和汤豆腐也是不能签订妥协协议的。固执的少年会用自己的角度来完整地讲述一个故事。或许正因为是他们,所以结局才不会坏吧。

 

  其实我也以为当时和他分开我是活不下去的。每次遇见真的很伤心的事的时候,我就会哭很久,明明平常是个不会哭的人,但是一旦哭起来,就会停不下来。如果时间能够停滞下来的话,如果你们是双胞胎的话,从你们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个世界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呢?当然,最好的结局是你们经过了恋爱磨合期,现在也会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关于我的时昔日是纯粹的,甚至是易碎的。硬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因为是处于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有了定论,是无法违抗的,走向了既定的结局。结局不论好坏,终究是有一个能够让参与其中的人有了定论。其实缘缘给我的REPO里面说,我存在于我的文的每个角落里,因为如果只当一个局外人的话,只能凝视着他们,如同凝视着不真实的尘埃般其实是非常无趣的事。所以写完的时候,只想冲到学校外面,尖叫抽烟喝酒打架,什么都想干。觉得天上天下只有自己最强……当然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那种喜悦的感觉真的非常的复杂。还以为做不成呢,说不定自己就半途就放弃了。

  但是缘缘的《The Sound of Waves》让我感觉到了冥冥中的力量,虽然她是guest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但是文笔的力度不输于任何一人。DEMO(修罗烧酒M)作为LOFTER老牌赤黑红人,能够请她来参与到我的本子中也是十分荣幸,《第五个夜晚》中两人纠葛的感情随着主线的推进慢慢涌上来,直到说出最后一句对白。蚊子(我是你蚊)则是现在在忙着个人赤黑长篇本,在她放出G文《再见》的时候,我还在懵逼的状态,毕竟那时候稿子还没有赶完,她居然就放了,这样我就不能偷跑了,也是托她的福才没让我坑掉。文的话详细我就不评价了,当晚就把我虐地思考起了人生。

  作为契机的这最后一篇G文,让我有幸也顺利地完成了最低界限的三篇福利部分,其中第一篇是在微博已经公开的黑道paro赤黑,那时候的自己沉迷于如龙0游戏无法自拔,对泡沫经济时候的人们充满了兴趣,做了一些过分的事,真的十分抱歉。《穷途末路》衍生于日本夏日烟花大会赏绚烂的烟花让人联想到危险而灿烂的爱恋,包含着满满的独占欲,只想着对方只归属于自己这种异常而任性的心情写成的一篇冷色调的文,有着黏腻的气息和烟鬼们的味道。至于最后一篇其实也是自己很早之前立的一个FLAG,就是要写黑子花魁PARO,每次都和他们嚷嚷要写要写,结果每次都在纠结要怎么写,有一天深夜和好友青鸟聊着聊着就写起了《开花》的大纲,也就顺利地完成了最为华丽的一篇福利篇。

  其实对于真的要讲文的读后感,我是害怕看的,因为我只是在讲我自己的故事,没有考虑过会被怎样评价,但是无论怎样被评价都好,不求被讨厌或者被喜欢,只是希望你能够接受这样的赤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最后还有一些感激的话想对画师们说,作为封面担当的二青鸟真的很辛苦,就因为我一句想看从小到结婚的赤黑,她居然真的就画出来,其实这种工作量相当于封面X5了,傲慢的插图也良心到不行,相信买了本的同好都会点赞吧。流萤的两幅插图,其实是让两位画手选择文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选了这一篇,偏赛璐璐风格的那一位现在正在画原创的漫,希望能越走越好,厚涂风的插图是我的老乡学妹画的,明明高中学习那么紧张还挤出时间来为我费心实在是太感谢了,最后还要郑重地谢谢Ricky,也是ALL ABOUT PAST的插画担当,其实ALL ABOUT PAST的中文翻译要怎么翻译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关乎于过去,而是正值昔日。插图用水彩来画的难度本身就很大,但是也很好地增加了画面的氛围与质感。前段时间因为接受了太多的负能量,终于我也像个要喷黑泥的火山般爆炸的时候,她的那副告别图真的让我看着想哭——这个人真的很温柔很好,居然还是我的好朋友,真的何德何能能和她成为好朋友,想着想着我又陷入了自我嫌弃。简直要点根烟就叹起气来了。

 

  其实我觉得赤黑圈比起很多的圈来说,风气还是很好的,产粮大家吃,基本上出本也有很多朋友来支持,就像我这样有点神经质的人也有大家来异常的爱护。所以才有太太一度清除了所有赤黑相关的人又再度回到这个圈来吧。也有人说我爬坑闹的很大,我是不承认的,因为我确实是爬坑,但是我没说过我不写赤黑,只是会坑多粮杂,不再专注于只写一个坑,这也是为了以后能够更好的产出打下基础。虽然说得很根正苗红但是就想这么说——所以要吐槽还是请饶了我吧,冶子以后还想和大家一起玩呢。

 

  最后感谢购买《时昔日》的各位,以及要买《时昔日》的各位。卖完这波可能就不卖啦。

  我在整理好自己后,就重新开始填坑,希望那时候你们还爱我,爱不爱说一声咯。

 

  如果你真的看到了这里,欢迎购买有五副彩插和13万字的这本《时昔日》:

  台湾购买链接:戳我。

  大陆或国外购买链接:戳我。

 

  买买买,都暑假了,大家都闲我懂。

  哦现在已经2点22分了。晚安。你们不给repo,我还是爱你们,唉。

评论(1)
热度(31)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