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1赤黑日24小时接力】我们的关系

  当我再拿起笔来的时候,我开始思考我们的关系。这个问题原本就不是什么复杂的问题,大多数情况下只要用两个字就可以完全概括,类似于朋友、恋人、伴侣……但是这样简单的描述忽视了太多过程性的因素。在其中流逝的气息、声音、画面,时间都包含着空气中的尘埃,与泛黄的书页都一起成为过往。而在记忆中留下的东西却是需要通过介质来保证它的生命。

  相比较起来,他可能并不在意什么被留下,更在意那些能够长久陪伴的东西。不论是日常工作时的一丝不苟,相处时的彬彬有礼,偶尔冒出来的坏心思都让人觉得可爱。在我的角度来看,他一直是无所不能的人。在闲暇的时候,他却和普通人一样会专注于将棋的棋局很长时间,也会像因为睡相不好让头发乱蓬蓬地翘起来。

  当我们在帝光中学初遇的那一刻起,当我就要失去成为帝光篮球队一员的资格的时候,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了解到什么叫绝望。在无数次的体能训练后,我只能瘫倒在篮球场上,像濒死的鱼一般喘着气。可他从未嘲笑过我的身体虚弱,而选择陪着我不断地重复训练,寻找着适合我的招式。其实我不是对自己没有任何期待,倒不如说我开始慢慢地满怀期待,希望能够有一天站在他的身边,一起为了荣誉而战。我也曾对他的所作所为无法理解,拥有了与他不同的自己的决断,思考起自己未来的路。我一直相信,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到了新的学校,我依然像过去那样存在感不强,还是吓了新学校的教练一跳,队友会经常性地找不到我。而我抱着篮球站在那里,就像我曾经站在他身旁一样。比起全裸告白,我选择先把誓言写在操场上,反倒是被保卫处的人追着绕操场跑了一通,好不容易才甩掉追击。后来他听前辈们说起这段历史也笑得不行。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说起冬季比赛时的那场决赛,怀念起那家卖着超大分量牛排的店。

 

  追逐着职业梦想的青峰和火神在大洋的另一边意气风发,在此处的我们虽然每年还会去看冬季比赛,更多地是为了寻求一段放松的时间。他平常的生活排得很紧,而我日常的生活则是闲暇而自在的。

  托这个的福,我更加贴近生活本身,学会了更多的料理,有更多的时间读自己爱读的书。融化在进行中的时光的味道是春季的三色饭团、夏季的清流素面、秋季的大阪烧、冬季的汤豆腐组成的。偶尔会举行的家庭派对则是傍晚我们在庭院里支起的烤架上带着烤肉飘散开的香气看着夜空上圆圆的月亮。也曾在北方最为寒冷的时节,跑到地球的另一侧享受着南国的阳光。或许翻开过去的相册集,他会嘲笑我总是将这些细微的东西记录的那么完整,对自己的记忆力到底是有多不自信。我是不会和他说起,当我的父母第一次跟我谈起生死的话题,我哭得多么厉害,或许我在潜意识里无法接受任何亲密的人离我而去。这件事或许会伴随着我的长大而发生改变,但是那时候的我刚大学毕业,突然谈及这个话题确实是有诸多的措手不及。

  我是否有能力一个人活下去,是否能成为不依赖任何人就能活下去的人呢。这个问题终于在某一天散步的时候我问了出来。这个问题是否对他残忍,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有某种力量驱使着我不得不问出来。他看着我的眼睛,蹲下来摸了摸二号的头,说:“如果是哲也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没有问题的吗……

  虽然说心中的疑惑不可能完全消解,但是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放下心来。

  我们曾经躲在废弃的篮球场边,两个人在夕阳下喝着冰凉的香草奶昔,我抢夺他的篮球,一次又一次地失败。

  抵不过、比不上,不可能。

  原本就不曾自以为是天才,在遇到真正的天才与努力的结合体的时候会显得自惭形秽。到底是为什么而努力呢?也不是没有和别人谈起过这方面的疑惑,有人会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就过于复杂而无法详细解析,而有些人会觉得这个问题根本就称不上是什么问题。共性太大,所以也不存在正确答案,因而模棱两可了起来。

  又想到了过去的事,夏季的合宿期间,大家在民宿相遇的时候,我正在与一碗米饭生死相搏,奇迹时代聚集在一起。大家的气场果然很不一样,我甚至就考虑这一次能否成功逃脱他的法眼,没想到刚放下的筷子,就被他点了出来。真是某种程度上的败给他了。为什么总可以注意到呢?明明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罢了。

  他说是我太过于敏感,太过于在意这些细小的细节——虽然也不是什么坏事,而我想要反驳,却因为他的笑容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还记得冬季赛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大家跑到他的家里,那时候他的状态真吓了我一大跳,我的手指第一次触碰到他的头发,水汽尚未完全丧失的红色头发。

  “你是喜欢的我吗?别的答案不接受哦。”

  他会知道吗,那个时候除开心跳加速呼吸困难以外,我脸部的热度是真正存在的。太多的话语都无法形容他给予我的感觉,大概喜欢的他,就是这样的独一无二吧。闭着双眼立刻就可以想象出他的眉眼与唇边淡淡的笑意。

 

  从喜欢再到爱的距离,究竟会有多远呢?

 

  从我的角度来看,喜欢是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与责任的,是单方面的情感付出,而爱必定意味着相互的过程。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会选择在那样寒冷的清晨出现在海边只是为了对他说一声“生日快乐”的原因吧。

  从他的角度来看,也许是对我自我任性的一切包容。比起成为幼稚园老师反倒是先成为了小说家,在赶稿的时期总是过着昼夜不分的生活,说好的互相照顾,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托了他的福。我就像是被包裹在浓稠的琥珀中,所注视的世界都包含着蜂蜜的色彩。我一直想成为与他相称的人,可是端着黑咖啡在一旁坐着的他必定会对我的想法报以微笑,说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相称不相称之谈。其实,不论是谁一旦和这样优秀的人在一起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自我怀疑,而我自身也没有外表看起来那样的波澜不兴。

  风平浪静的海面由无数漩涡组成的。

  可是直到这个骄傲的男人带我到了他母亲所在之地,墓前的鲜花在那日阳光的下甚至连花蕊都反射出美好的光泽。

  他说我是他一生的伴侣。

  这样的决定是否太过草率,我不是十分了解,可他赤色的双眸温柔到凝视便会沉溺下去。所以这也是我为何在成为有一定名气的作家之后,鼓起勇气再次拜访了他的父亲。

  “不用勉强自己的。”他握紧我的手,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就那样缓慢地传递过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是怎么说呢,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只要能够可以和他对话的话,再紧张的情况下一定会瞬间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父亲真的很严格的人,所以在寻求被认同的时候,并不是没有见过那紧绷的脸。但是,这一定就是名为爱的存在吧。只要再次尝试的话就,一定能被接受的吧。

  所以在那一次后,他的父亲最终还是松弛了态度。那一天的傍晚,原本是阴雨的天气,偏偏夕阳突然出现在天的尽头,落雨也变为橙色。从老宅出来的时候,他撑起透明的雨伞示意我快进来,雨滴顺着屋檐砸落而下,他的笑容很淡,好像稍不在意就会消失了一样。

  但是,已经被我发现了呀。所以不会让他逃跑啦。我也躲在了雨伞下。

  “今晚想吃什么呢,哲也?”

  “轻井沢的林氏盖饭怎么样?”

  日常是如何消磨掉的呢,可是和他在一起,就感觉世界充满了名为美好的东西,总想着能更为长久的呆在一起。所以在自己思考了很久,也查了不少资料之后还是选择了最为朴素的表达方法。

  其实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可是每次遇到和这个人的时候总会处于莫名的劣势,无法与他争吵,无法真正的生他的气。

  或许这样已经算是爱了吧,我抚摸着放着戒指的绒面首饰盒,尝试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却发现最后都变成了一句。

  “我想和你在一起。直到死亡把我们,不就算是死亡也无法把我们分开。”

  “我也一样啊,哲也。”

  说出这句话之后,我突然像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呼吸一般没有出息地哭了出来。可是他的吻却让我哭泣得愈发地凶了。

  两个人在时间的流逝中马不停蹄地前行着。有的时候会想象到老了之后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会不会无聊呢之类无关紧要的想法。但是我坚信和这个人一起的话,大概没有问题的吧——因为对方是这世界上唯一的赤司征十郎啊。

  

  

  

最后私心写一点小小的秘密与愿望。

希望能把那些没有完结的赤黑的坑慢慢填完。

赤司征十郎与黑子哲也,他们真的是我心中太过于耀眼的少年,给了我最为阴暗的时光带来了选择坚强的勇气。我相信同样喜欢他们两位的你也能够从中收获些许面对生活的能量。

赤黑日是所有喜欢这对CP的同好们节日,希望大家尽情狂欢吧。

评论(4)
热度(54)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