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阴雨(二)·午夜飞车

  我想他们一定是恨我的。

  我都不敢看他们。

 

  我和我表弟讲这话的时候,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后,打开了自己的科目一习题集看了起来。

  表弟是个帅气的男孩子,不是我说,过去要死要活和他交往的女孩子真的特别多。我和他一个初中的,当年他来我家住的时候总会一脸惊恐的说。

  「姐,我们年级总有那么几个混混头目要打我,我好害怕。」

  那时候的他算个没怎么特别长开的男孩子,发育中的时期皮肤很白,眼睛也是小女生心中帅哥的模样。我还收藏了他一张趴在桌子上的照片,大学的时候用那张照片光明正大地发了个说说。睫毛长长的他依着自己的胳膊肘,特安静美好。

  「不是我说你,你心思多放在学习上点,少和那些不想读书的小孩一起玩啊。你自己要学还不是可以学,比如你姐,我当年考班上第十都要被笑,结果考了班级第二,也是全年级第二,那些傻逼不都闭嘴了。」

  我坐在他对面,和他一起干暑假作业。虽然表弟怎么看都很顺眼,可是语文鶸的程度让字典总放在他手边,而我妈非常鄙视这种语文智障,毕竟她是教语文的,每次不免吐槽两句。

  「……噢,我姐竟然说脏话了。姑姑肯定不知道。」

  「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总之收收心思,啃你的书。」

  初中时期的我们坐在白色的大理石桌前,等着我妈端出她最拿手的咸菜啤酒烧鸭,我承认那菜确实好吃,但是我表弟简直就那道菜一直抱有狂热态度,以至于他每次回自己家的时候,都要嫌弃他妈做菜并不好吃。

  我想他这种体质确实会招惹奇怪的女孩子,在他初三毕业的时候,我和他在书房里玩电脑,有一个我们初中初二的认识他的小女生特别少女地做了一件事情——叠了特别大一罐幸运星,是塑料管折出来里面有螺旋的那种,里面还撒了不少亮片看起来亮晶晶的。

  「以后看不到学长了我觉得很难过!所以请学长务必收下这个!」

  这种时候普通的男孩子能有什么反应我不知道,但是据说表弟是特别冷静地接了过来,特怂的挠了挠头,笑着说。

  「谢谢了」

  我那时候玩游戏团战快死了,急着等他来救场,结果那女生看了磨蹭到门口的我然后哭着走了。

  真的是哭着走的。特惨。

  「姐,星星给你。」

  「别啊,你自己留着吧,若干年以后看起来感觉会心里很有感触啊」

  「可是这东西没什么实用,女生才会喜欢」

  「啊啊……其实我是男人」

  他瞥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我当然知道」

  「你走开啦」

   

  表弟不知道是故意学了什么动漫角色的气质还是什么明星的感觉,给人就是冷淡、不爱说、不爱笑。

  可他本人确实很符合当年的我对于三次元男生的腐向的妄想。所以在我初中的时候,在自己房间里睡懒觉的时候,他已经叠好被子,顺便被我妈拜托喊我起来的重任了。其实那时候,我也说不清自己是否接受了腐的影响,但是我有一位萌腐的同学听说我有这方面兴趣,硬是借给我了一套纯情罗曼史,中字带彩图的小说本。

  清晨,我弟翘起二郎腿,坐在我的椅子上,摸了一本我床头的纯情罗曼史,然后对我的想法彻底改观了。

  「姐,我想和你断交——」

  「你不要乱动我东西啦,看到的全部忘掉!」

  「不不不,估计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后来高中之后,他学艺术了,之间乱七八糟的事也挺多,他也爱上了那种重型机车,似乎本人的技术还不错,就是总没有锁好,大概换了三四辆。

  他很自然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往嘴里一叼,又拿起玻璃茶几上的打火机点亮了烟,左手捧着书,右手则极为自然的用中指和食指夹着烟,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又把书举到眼前,一副享受的样子。

  刚沏好的柠檬红茶散发出的酸涩味和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我很讨厌二手烟,但挑了挑眉没说什么。

  「话说回来,我家也不算特别郊区啊,晚上总听见窗外机车的轰鸣声是怎么回事,还总是我临睡觉的时候。」

  「那个啊——他们比赛呢。这一期路段选的离市区稍微有点近呢,过去都是在远郊。」

  「你果然知道,能不能带我看看啊,这次的二手烟就不罚款了怎么样」我的眼里冒出了兴奋的星星。

  「姐你每次的罚款都是让我给你带书,也不是很费事啦。不过你想看的话,今晚就可以和我一起来看啊。」

  「Wow,老司机带带我」

  「别,我这个暑假还要考驾照呢,挂了我得被我爸揍」

  「哈哈你也怕挂?」我拍了拍他的背,告诉他别怕,人生在世谁能不挂。

   

  他们一般都会带上自己的人来起点和终点的地方助阵。

  表弟他是这么告诉我的。

  可是我们姐弟两现在手里拿着烤串,他还拎了两听啤酒,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他和其中一个穿着很嘻哈的年轻的人打了个招呼,两人就在路边聊了起来,他们的烟凑在一起点燃,那小小的圆圆的火光,像夏日里的萤火虫一摇一晃。

  夏季阴雨,天气也是奇怪。总是白天下雨,晚上停雨,运气好还能瞅见月亮。我找了一块稍干的地方坐了下来,斜坡旁也有一些年轻人,似乎在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我打好招呼了,我们可以随意看。」我弟揭开一听的拉环,冰凉的瓶身激的我抖了一下,他也开始喝,还拿起其中一串烤脆骨吃了起来。「一会儿就开始了」

  黑夜里看不清楚什么,两辆机车在同一起跑线鸣响着发动机,空旷的场地尽是呜呜的轰鸣声,线性光从他们的灯罩里投射出来,其中可以观察到翻滚的尘埃也被照的发亮。嘻哈风的年轻人拿了一个起跑用的信号枪,往天空中新月的位置打出一声令响。

  一瞬间,油门被踩到底部,他们冲了出去,被改装过的车竟然这么厉害,风驰电掣的速度和摩擦沥青路面的声音,让空气中也染上热度。

  「真的太帅了」我感慨着呷了一口啤酒。

  「是吗?」我弟看了他们冲出去的方向说。「赌钱赌命,看人品吧。」

 

  最后,似乎是靠外侧的那辆车赢了,那年轻人丢给我弟一把钥匙。「你要有兴趣可以来参加啊,这车借你带你姐兜风,改天去你家楼下拿」

  「谢啦」我也冲他笑笑,扣上安全头盔,看我弟直接就准备开走的样子,我又拍开后备箱拿出另一个往他头上戴。「安全第一咯,怕死的家伙」

  「欸,很闷的。我速度又不快。」他晃了晃脑袋,用带着皮手套的手拍了拍后座示意我上车。

   

  现在大约是凌晨四点,是一天最黑的时候。

  机车的速度带起周围的空气,往我们的身后涌去,凉意慎入全身,头上倒是出了不少汗,我们在真正被称为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飞驰着。没有路人,所见的只有橘色的灯光和由于有水有点发光的路面。

  「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机车了!真的很痛快啊,而且适宜把妹」

  「姐,我要加速了」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我要考试了心很慌的」

   

  我和他说,我一个人在大学周末坐在公交车上想象着我的头发从车窗里倒着伸出去,我看着颠倒的世界,冲路人露出诡异的微笑不知道会被怎么想。

  他说别人一定会觉得碰到了神经。

  我喊他减速把他和我的头盔都摘了下来。

  「来,我们再开一段,没有头盔的感觉让我体验一下」

  在这个世界最为黑暗的时间,我的头发被风扬的很高,是黑色的旗帜和我的所见融为一体。我搂着他,他的刘海也被毫无形象的扬起来。

  「好傻」

  「你也差不多,所以我们两个都傻」

 

评论
热度(3)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