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易地去嘲笑、更不要去虐杀生命,或者以其缺憾的部分来作为卖点来做任何事。

宫老对一个计算尸体运动轨迹的模拟器说,我觉得这个东西非常的恶心,感觉不到任何笑点。因为会想起有一个邻居因为身体的原因连挥手打招呼都做不好,可即便如此他每天早上都在对我挥手致意,每当我想起他总会觉得生命应当是被尊重的。每个人的存在都应当被报以敬意。


宫老的新作真的很期待,可是看纪录片还是一个人在宿舍哭了。

评论
热度(3)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