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点心文字战争

  算是进入老福特这么久的一个总结吧。

  给DEMO。 @哲分不足跌斯  过来看!

  还有就是给附录文的STAFF的第二篇文章。

  下一篇应该就是《天才少女死亡记》了。不过这名字实在不太好,等我想好了再换个名字。

 

  说起我进老福特的契机其实挺普通的,就是在贴吧里看文,然后有一些含血腥暴力的部分很多人转微博或者说转老福特。于是很好奇就用QQ注册了一个号,不过不是这个早川冶的号了。

  最早写同人文的时候已经是小学了,基本上受的是贴吧上的熏陶,尝试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行文思路(现在也一样吧),就是把孩子对日漫中人物的妄想投射到文章的主角和动漫里自己喜欢的人物互动中。

  那个时候家里刚装上打印机,自己偷偷摸摸地开着电脑写了很长很长的故事,先会发在贴吧里,然后用油墨打印一份,用自己的笔写下的文字转变为铅字的体验实在是过于奇妙,倒是让自己的脸颊燥热起来。我也曾和朋友们一起讨论过文章的情节,也有不少朋友对我这个闲人干的事十分佩服。

  毕竟在当时看来那些都是男神,一个小女生怎么想到能和他们互动这个主意。真有你的。不论男生女生都是如此,现在想起来真是有些幼稚又十分好玩的时光。

  我想在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的科目就是语文了。因为就算在考试时间也会给你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表达你自己的思想。虽然那时候的老师不是很友好,会让你按照某种指定思想去写作文。但是管他的呢,这不过只是一次普通的考试而已啦。

  初中之后比起看同人文更爱看纯文学,轻小说也有涉足。总之就是看得角度更多了,那个时候村上还被同学们标榜为限制级作家,我却能说,不,村上春树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又是一系列的感叹。

  那时候已分手的男友和我聊过《1Q84》,我问他羡慕青豆与天吾吗,能够在有两个月亮的世界重逢,他和我说我觉得你瘦一点就可以当青豆了,我就跟他说你就不能说我是那个仙气飘飘的文学少女吗,他说青豆比较强力,明显更对我的口味。

  我们笑,手中拿着是学校门口刚做好的鸡蛋小蛋糕,我问他记不记得那时候一起翘课的时光,他说怎么可能忘记,你给我丢了个眼神,就去找班主任说身体不舒服一起跑出了学校,两个没吃早饭的人恰好在那个时候遇见了推着小车悠然路过学校对面的小贩,两个人买了五块钱一大袋站在学校门口你一个我一个吃完了,结果刚吃完你就直接打车跑了。

  你呀,不黑我真是不开心。

  高中的时候,军训完之后写过一次征文,他第一我第二,两个名字挤在一起十分好笑。真后悔没有留纪念。之后就是还有一次全国征文,我写了我们老家的几种糖,用日式的叫法应该是叫粗果子,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想写那种甜腻腻的调调,最终自然没有拿奖,但是语文老师每次连自己U盘的时候,就看见自己那篇文章的电子档安静地躺在她的U盘里,想起那些金色的糖画和白色的麦芽糖就会在心里偷偷地笑。

  我也曾在作文中写过前男友,那篇文章被误认为是写给青梅竹马的情书,还被拍照的人传了腾讯相册。总觉得自己的少女心被严重践踏了。不过最终也没和那人撕起来,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自我消遣吧。

  高中也有写过同人文的经验,不过那个基本上就是比较成熟态的姿态了。没有和什么人深交,就是凭借着自己的心情在写小说,就想着把人物用自己的方式来完整的展现出来,而不是只是会邪魅一笑冷艳一笑这种木偶人,想让他们真正地活在自己的文章中。当然……实际上试行起来挺难的。那个时候就开始把自己的故事融在文章中了。具体实践就是已在贴吧里发过且在老福特里存档的《若在盛夏》和《眩晕》了。

  《若在盛夏》里夏目加子实在是我理想的女朋友,早川绘理是同桌的化身,很多人都有具体的化身,大体就是理科苦逼高二学生的自娱自乐吧。

  《眩晕》里的艾瑞卡则更像是我自己的理想化身,有着奇怪的兴趣和诡吊的行为模式,但是艾瑞卡比我酷炫,趋近于女神态。最后的结局不是一个好结局,因为我始终觉得艾瑞卡不适合谈恋爱。

 

  再说接触到黑篮这个作品吧,是在平板上找动漫看的时候发现的,觉得画风很不错就看了,结果默默地又去看完了漫画,我这个人没有所谓的CP洁癖,觉得黑子与全员的友情都很不错,但是对赤司这个人有着谜一样的萌点,而且B站的神手书当时看哭了好多次。

 

  最早的《汤豆腐》是我在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的之前写的,那个时候我所在的城市突然下了好大的雪,走在路上都会一陷一陷的,我这个人还特别爱拍照,所以就把相机拿在手上边走边拍,后来偶遇了班主任,她调侃说要收缴我的照相机,我当时就急了,不给不给,又冲着她咔嚓了一张。她笑了,说期末要加油。

  我想大多数人给我的评价没错,不爱运动还是个病弱,可是就算这样,病弱的精神力也是很强大的,我也曾一味地做出自伤的行为,手脚都血肉模糊,就连走一步都是在刀刃上划破的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就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也没有看什么能够洗脑的作品。

  我总是呼吸不畅,那时候还爱眯着眼睛看人(不过我始终归于那时候脸上肉太多),不爱与所有人都成为朋友,只爱和真正能够长久相处下去的朋友厮混在一起。因为看的书更多,所以了解的也就更多,就愈发地不想和闷头在狭隘世界里的人深入交流。当然过去因为这一点也莫名激怒了一些对我原本就有意见的少女。

  是的,世界那么大,不可能所有的知识面都重合,但是归属于发言的时候,当别人发现你所说的都无法深入探讨的时候会给人莫名奇怪的感觉对吧。所以我不是个讨喜的人。

  《ALL ABOUT PAST》我自己写的最喜欢的赤黑,虽然我知道你们都深爱着《傲慢》,某种程度上这一篇是对我高中生活的一个片面的交代,因为我这个人乱事挺多的,能梳理出来一篇不太废话的完整篇章我是在是很高兴。又是一个发生在夏季的好故事,我高中最幸福的三天是高考的时候,觉得那时候一切都会有一个好的交代。实际上现在的状况也不算太差,按照一个稳定的脚步前进着。现在回过头来想,啊好像也就是那样在某一些细小的地方,自己的心仍然在叫嚣着自己不是个弱者,才能有机会取得自己能够得到的进步吧。

  说起来念大学,我爸看到我的高考成绩的时候说,要是我一直陪你读书你应该要考北大,你是那块料,实际上在我没上高二的时候我一直把同济当成备胎,成绩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备胎也不爱我了。我突然想起我不讨喜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有一段时期我基本不来班上上课,但是我的成绩仍然稳定在中游,大抵所有的人都觉得我不是一个认真的人吧,尤其是在那样一个所有人成绩都不错的班级。

  之后的所有作品都是大学写的。

  要说大学其实生活挺普通,环境自然不能像在家里一样事事都有人帮忙担待着,是要自己身体力行的时候,军训的时候哭着胃是在疼的不行,结果教官就给我十五分钟到宿舍拿药,可实际上我回宿舍最快就要十分钟,那一个下午,在中途休息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眩晕,鼻腔里热流涌出,才得以躲在阴凉的地方和同样的病弱同学们有一个小憩的下午。

  不过发文应该是在2014年9月开始的?

  《冬季日常》的时候,刚和大学的男友分手,原本就是三观不太合,那人刚好也把上了学妹,于是就痛快分手。也许刚升上大二许多人的心态都发生变化,周边的人基本上都单了起来。虽然课业还是蛮紧张的,可还是能够分出心神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其实我还是蛮讨厌我们学校大一不能带电脑这一条例,浪费了一年宝贵的写文时光。

  写文之于我来说实在是表达自己的思想和释放自己情绪的地方。写的时候会想如果自己处于相同的境地下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在老福特里写了很多实际上也没和特别多人深入交流,我觉得这是老福特好的地方吧,真正能够想要了解你的话,总需要有人能够确实地踏出那一步。

  而且我觉得挺多写手其实日常交流起来蛮语死早的。倒不如说正是这样的特质才能写出精巧的文字吧。写着的时候,我大抵不会考虑任何人,总之就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往下走,也有过人说我OOC,不过就一次,崩的还不是赤黑。所以我这套模式大概可以继续走下去吧。

 

  很多人会第一眼把我的名字看成早川治,我自己也因为这个闹过小脾气,但是现在基本上就是检验语文水平的考题了。如果你叫我治子,我就会发现你是个呆萌了红红火火。

  之后写的东西不再仅限于同人,其实我一开始给我自己的定位就是随便写,自己的故事也好别人的故事也好,重要的是让自己开心,我觉得自己也不是孩子了,还是能够准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也给很多写手展现过本宝宝的酷炫。

  那句。

  爱看不看不看滚蛋。你白嫖我你厉害。

  你们传了几次了,我每次给写手上心理辅导课都要这么说啊哈哈哈哈。

  其实后来粉丝多起来了,我也有觉得就是说,不服务大家一下就实在没有服务精神啦,但是我自己真的很想尝试别的东西,《流萤》《21g》《论早川组和赤组如何走到一起》《苦夏》基本上都是我自己任性之作,也想过要不要突然给佛我的小伙伴们一点福利,可是大多数人的老福特里面也没啥具体消息,我也就作罢了。

  

  懒癌借口啦。

  

  其实看我的文久了,会发现我其实喜欢故事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感,就有一种这是他们的故事,而我们终究只是是看着的人的感觉。

  我想这和我过去写文章的时候有关系吧,我想抽离出我的意志,虽然这是不可能的,本质上来说,我的文从一开始就遵循着一种发展轨迹来走的,并不是变了,只是随着时间迁移,受到现实的影响和自己的其他方面的阅读来慢慢的发展着。我一直说不能只看甜文,会蛀牙。好的结局固然是好的,但是过程其实不可能永远都是一帆风顺你情我爱。直白地说出自己的心情固然是好的,但是投射到现实生活中就会缺乏过程性。

  爱上应该是一个过程。我一直这样坚信着。

  所以我觉得一直给我文章点推荐\喜欢的人对我实在是真爱,你看冶子是这么任性的宝宝你们还一直喜欢着,这就是在老福特里收获的最好的东西了。

  其实留不留言热度高不高也都是另外一码子事,因为我的文章向来是偏向于温吞的,有点像普通离家出走的感觉,并不会有过于出彩的地方,这个可能以后会稍微有所改变吧,但是我又不想变,因为我就是这样啊。看我文的宝宝都不年轻,对,我就是要戳破你们哈哈。

 

  最后,之前有一段时期可能整个人因为三次元的事有些焦躁,又对自己的弱小失望了。但是怎么说,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是蛮适合打太极的,总会有办法,不论有多少看起来越不过去的坎,冶宝宝自己想办法也会过去的,就算爬就算滚,总之就是姿势不算奈斯,但是应该是能行的。

  细细碎碎说了一堆。

 

 

  最后来说本子的事——讲真的我会出本我没跳票啊。我等放假了就来写啊。

  所有的STAFF都是小天使,能包容这个有的时候不太对头的冶子,实在是太感激了。

  其实宝宝是来求期末考试人品的:)。

评论(8)
热度(13)
©早川冶
Powered by LOFTER